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南征北战择战机  

2017-01-03 08:11:53|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征北战择战机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南征北战择战机

(说不尽的毛泽东)

  1947年新春来临了,但华东战场还是一片肃杀景象。在我军取得宿北、鲁南战役胜利后,蒋介石判断华东我军在苏北鲁南连续作战伤亡重大,已不堪再战,同时,也急欲制造军事上的新胜利和战局上的优势,以便在即将召开的苏、美、英三国外长莫斯科会议上向他们讨价还价,故在1月底又立即集中23个整编师53个旅共31万余人,分南北两路向鲁南解放区进犯,企图迫我在临沂地区决战,消灭我军主力。在南线,整编第十九军军长欧震指挥8个整编师分三路向我军集结的临沂进攻,并以四十二集团军郝鹏举部担任侧翼掩护;北线以第二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所部3个军为辅助突击集团,分两路南下莱芜、新泰。各路敌军南北对进,分进合击,气焰十分嚣张。在徐州坐镇指挥的国民党参谋总长陈诚洋洋得意地声言:即使他的部队全是豆腐渣,也能涨死共军。

  在延安的毛泽东主席十分关注华东战局的发展变化,多次驰电华野速作准备,必要时先打南线之敌。为此,我军攻克了枣庄。随后他又电示,从攻克枣庄翌日起,全军休整两星期,集中一切力量歼灭欧震。华野遵照命令,抓紧休整部队,决心集中主力24个师的兵力,诱使北犯之敌进至适当地区,选其突出的一路歼灭之。

  1月31日,该路敌人开始向我军进攻,在进攻中为防我军穿插,采取了集中兵力、稳扎稳打、齐头并进、避免突出的战法,每日推进不足10公里,占一地巩固一地,而后再往前推进。针对敌军活动的特点,毛主席又电示华野,不管国民党整编第五军到鲁与否,敌愈深进愈好,我愈打得迟愈好;只要你们不求急救,并准备于必要时放弃临沂,则此次我必能胜利。于是,在敌进攻前,我军迟迟不出击,直等到南线敌人推进至重坊、郯城、桃林地区时,才命第三纵队阻击中路之敌,其意也在诱敌左右两路突出出来,我可择机歼灭其中一路。但狡猾的敌人怕被我分割,非但不冒进,相反各路均突然停滞不前了。在此情况下,我军只得进一步考虑诱敌深入到郯城、临沂地区,然后再实施打击,并即调北线的第九、第十纵队南下参战。正在这时,从胶济路南犯的敌军李仙洲集团也在鲁中开始动作,其先头部队在2月4日已到达了莱芜地区,直接威胁着我战区后方的安全。这迫使我军再次全面而又审慎地研究面临的新战况。

  经研究,大家一致认为:(一)现在我军南面,敌人集中了25个旅的兵力,另还有10个旅在徐州至海州段跟进。而我军南线兵力只20个师。这样,在敌军兵力暂时还据优势的情况下,应当避免与南线之敌进行战略性的战役决战,以免形成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局面。(二)北面敌人矛头所向乃是我战区后方,如其阴谋得逞,便将造成我军腹背受敌的情况,造成我军的被动局面。(三)临沂是山东解放区的重镇,自然不可轻易让给敌人,但现战局在不断变化,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也决不可不顾客观条件的许可与否,采取死守临沂的方针。(四)在现在双方对峙的情况下,我军如能移兵北上,极有可能集中兵力,歼灭一些冒进分散之敌,完成对李仙洲集团的歼灭战。此方案如能成功,不仅可能解除敌人对于我军后方的威胁,而且我军将取得战场上的主动地位和向胶济线发展的机会。(五)如我军现在放弃临沂北上,南线之敌必然乘虚而入,为占领我解放区中心而不顾一切,并可能进入沂蒙山区。但只要其一进山区,兵力必然会较以前分散,这样就便于我军在北进歼敌以后调转头来歼灭南面之敌。

  经过全面分析,反复比较,华东野战军最后决定积极向中央军委建议,改变原先保卫临沂的作战方针,先移师北上歼灭北线李仙洲集团。2月5日15时,陈毅、粟裕、谭震林致电中央军委,提出如南线之敌仍不北进或北进时不便歼灭,则除以一个纵队留临沂地区与敌纠缠外,其余主力急行北上,彻底解决北线敌人,平毁胶济线,威胁南线,以吸引济南敌人进入临沂以北山地,或增援胶济线,尔后再举全力反攻,各个歼灭之。次日,毛主席即复电,完全同意华东野战军的方案,并指出,这可使我完全立于主动地位,使蒋介石完全陷于被动。他要求华野在执行此方案时,对外应装作打南面的模样,使李仙洲集团放手南进,然后秘密向北移动全军,歼灭该集团,并攻占胶济路。

  同日,我军向正面右翼的敌郝鹏举部攻击,一举全歼郝部两个师,俘虏了郝鹏举。但奇怪的是,在如此重大的战事中,敌人始终未派部队增援和北进,其左路军反而向后收缩,结果使我未能达到分割敌人的目的,这说明敌人的既定方针仍没有改变。于是,华野根据敌情及毛主席的指示精神,最后决定集中53个团,歼灭敌七十三军及驻南北师庄十二军的一个师,然后再转移兵力,歼灭进占新泰之四十六师及向胶济线进攻,以彻底解决北线问题。

  于是,华野留下第二、第三纵队在临沂地区伪装全军阻击敌人,主力一、四、六、七纵队马上隐蔽兼程北上,会同已由胶济线南下和位于泰安西南地区的第八、九、十纵队求歼李仙洲集团。为保守部队行动秘密,我军不宣布每天行军的目的地,总是太阳下山就出发,一直走到第二天太阳出来,所以,队伍中流传着从日落村出发,到天亮庄宿营的说法。不多日,我军便把鲁南的敌人远远地丢在背后。

  我军行动虽完全出乎敌从意料,但北路国民党军的指挥官王耀武对我军主动撤出临沂始终心存疑虑,加之他的飞机侦察到我有部队北移的迹象,便急令李仙洲集团全线后缩。2月16日,他下令六十四军由新泰撤回颜庄(莱芜附近),七十三军撤到莱芜,新三十六军撤到吐丝口,十二军撤回张店、明水一线,准备溜之大吉了。为了稳往这股敌人,我军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方法,即在南线部队秘密北上的同时,又派了一支小部队到鲁西运河岸线上去架桥修路,对津浦路上兖州的敌军采取包围的态势,并虚张声势说要进军鲁西南和刘邓大军会合,以转移敌人视线,使他们摸不清我军真实的战略意图。果不其然,还在为占领临沂空城而趾高气扬的陈诚一见我军在运河上架桥,立即断定我军似将在东阿、范县间北渡黄河,以为我军已被打垮,不堪再战,将放弃山东向黄河以北逃窜。他还断言,我军东临大海,西际湖山,局促一隅,流窜非易。这样,他一面斥令王耀武不准后缩,一面又直接命令北路前敌总指挥李仙洲,要他确保新泰、莱芜阵地,堵住胶济路一线,不让共军逃过黄河。于是,北路敌军刚想拔腿逃跑,不料又被陈诚赶了回来。

  2月19日,我军分成八路,从四面八方向莱芜的敌军包抄,王耀武探知后慌忙命令驻颜庄的六十四军连夜北撤至莱芜和七十三军靠拢,又令在胶济线上的七十七师赶快南下增援,然而为时已晚。20日,我军八纵、九纵主力在和庄、不动地区设伏,大战一昼夜,歼敌七十七师大部,击毙该师师长田君健。与此同时,我六纵经一夜激战,包围了吐丝口镇,并控制了从该镇到明水的公路,抢先切断了李仙洲的两条退路。随后,我各路大军一齐兵临莱芜城下,将莱芜城围得水泄不通。

  莱芜城虽不大,但城墙坚固,且有李仙洲的几师人马据守在内。考虑到置兵死地,敌必殊死战,与其攻坚,不如把李仙洲调出莱芜城外再行消灭。于是,我军在莱芜北面故意给李仙洲放开一条生路,让他决意往吐丝口镇方向逃跑。另外,李仙洲的大批弹药都屯在该镇,因而,他很可能要弃守莱芜而去死守吐丝口镇。这样,我军在莱芜到吐丝口镇的公路两旁,集中了6个纵队的兵力,布下了一个大口袋,专等着李仙洲突围后钻入。果然,莱芜城小人多,军心慌乱,李仙洲手足无措,在济南的王耀武遂命令李部迅速突围,退守济南和胶济路。23日上午,李仙洲带着七十三军和六十四军分成两路突围。至中午,敌刚离开莱芜城,我南路大军立即跟进抢占了该城。不久,李仙洲的先头部队也在吐丝口以南遭到我正面堵击部队的顽强阻挡,李又急忙往回缩,但莱芜城已失。于是,5万敌军便被紧紧压缩在北铺、芹庄、南白龙、高家洼这一块东西只有4公里、南北只有7.5公里的狭小地段上。在我各路大军同时攻击下,敌军顷刻间土崩瓦解。至下午5时,李部被我全歼。紧接着,我军又乘胜攻占胶济线西段及其两侧10余座城镇,控制铁路线200余公里,取得了这次战役的完全胜利。

  莱芜战役中,我军以临沂一座空城,换取了歼敌1个指挥部、2个军、7个师共5.6万余人的重大条件下与其决战的企图,使山东解放区的渤海、鲁中、胶东三区连成一片。敌遭此惨败后,在华东战场上一个月未敢出战,使我军赢得了休整时间。此后,我大军南下,一口气走了九天九夜,又赶回到鲁南的临沂、郯城一线。战后,战士们将此战编成快板书唱道:这战功,真神通,跑得快,打得凶。毛主席定天下,神算妙计显威风。请问同志们,不从苏北到山东,这样的胜仗,怎能打成功!陈毅也兴之所至,赋诗盛赞大捷:

  淄博莱芜战血红,我军又猎泰山东。

  百千万从擒群虎,七十二崮志伟功。

  鲁中霁雪明飞帜,渤海洪波唱大风。

  堪笑顽酋成面缚,叩头请罪詈元凶。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