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雄关漫道真如铁  

2016-10-24 00:15:50|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雄关漫道真如铁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雄关漫道真如铁

解放军报记者 李秦卫

    山,地球上凝固的音符,激荡着雄壮与激昂,百转和悠长。

    80多年前,红军长征的足迹,一大半留在了数不清的大山:乌蒙山、邛崃山、梦笔山、长坂山……“在漫漫征途中,红军将士攀越40余座高山险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

    而今,衣衫褴褛不再,锦绣河山长存。这些曾见证长征传奇的一座座大山、一道道雄关,似耸云丰碑,碑文的每一行,都高唱着时代交响的荡气回肠——因为信仰,哪怕沧桑,所以我们永续攀登的荣光!

    听!从巅如云海的群峦叠嶂,从绿如墨黛的崇山峻岭,山风飘来的,是一曲曲新长征者攀向新高峰的乐章……

    夹金山

    真情温暖的雪山

    高、冷、险,这就是夹金山。

    怎么翻越它?民谣给出答案:“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

    1935年6月,穿着单衣的红军官兵被“赶”到这里。令敌人惊愕的是,“红军个个是神仙,飞过了夹金山”。红军为什么能?除了“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外,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馆长舒敏道出另一个原因——人民的支持。

    “翻山前尽管只休整了7天,但百姓很快就认定这支队伍,是给自己找衣穿找饭吃的队伍,主动当向导、捐粮食、送棉衣的人越来越多。”舒敏说。

    “当年百姓暖红军,而今,长征沿线的山区,这几年在中央优惠政策的支持下,都旧貌换新颜。”接过舒敏的话茬,四川省宝兴县硗碛藏族乡泽根村党支部书记苏朝军望着眼前的夹金山说,医疗教育,退耕还林,乡村建设,党的一项项好政策,暖着乡亲们的心。

    “苏书记就是党放在我们百姓身边的一个‘火炉’。”漫步在纪念馆前的红军广场,舒敏讲起了藏族汉子苏朝军的故事。

    1986年退伍后,苏朝军被安置到宝兴县教育局。没多久,他便申请到泽根村工作。从刚来的团支部书记到现在的党支部书记,苏朝军的职务没升几级,但他带领全村党员干部,让乡亲们的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夹金山是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雪山,在服务百姓上,我们也要争第一。”2007年3月,刚上任村党支部书记的苏朝军在党员大会上这样动员大家。“弘扬长征精神,夹金山就是金山。”现在,泽根村的村民年人均收入已近万元,但苏朝军还在琢磨如何让大家的日子再好些。“难吗?”苏朝军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说完,他爬上山道,唱起了自编自写的《夹金山下》:“夹金山下,青衣江畔,羊儿像白云绕山间,就像长征精神永远在身边……”

    

    “红透”千里的绿嶂

    “陇南至蜀西,逶迤700余公里,峰峦叠嶂,河谷深切,灌丛草甸。”

    长征期间,当中央红军在翻越岷山前看到这样的岷山介绍时,他们可能想不到,发生在这里的战斗,会让毛主席抒发出“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的豪情,会让长征“终于不再流浪”。

    而今,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大山,大多不再光秃、荒凉。那些大山里的关口、隘口,雄风犹在,只是披了绿装。

    腊子口是岷山山脉的一个重要隘口,宽约30米,两边悬崖绝壁,能否攻下,事关宏旨。在甘肃迭部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前,迭部县人武部部长杜平介绍,中央红军通过腊子口后迅速占领了哈达铺,“在那里,一张报纸,给党中央提供了长征的落脚点——陕北”。

    午后,秋阳沐着层林尽染的岷山,也穿过迭部县旺藏乡次日那村13号的窗户,洒在主人桑洁的身上。

    “那年9月,住在我们家的毛主席,向红军下达了攻打腊子口的命令。”对毛主席住过的这间屋子,桑洁一家一直实行家庭式管理,从桑洁的爷爷浪次力到桑洁的父亲阿措,再到53岁的桑洁。“再过一百年,这百岁土房子照样会好好地,管好主席住过的屋子,宣传长征精神,我家会一代代传下去。”桑洁说。

    “如今,生活在绿山脚下的各族百姓更加团结,日子更加红彤彤。”看着屋前正在施工的新农村建设,桑洁说,这几年,大家收入往上升,精神文明先进村、民族团结模范单位的牌匾也挂在了村委会。

    桑洁家的日子紧巴,但他不计较报酬。“讲解好红军在岷山的战斗故事,宣传好长征精神,他觉得比挣钱重要。”桑洁的妻子开九曼说,8月6日,外面来了近十号人,要听长征讲解,她就给刚去县城打零工的桑洁打电话,“他中途下车,搭了个顺风车就回来了”。

    长征故事墙、长征诗词墙、长征画廊、长征雕塑……岷山一片绿,内渗万点红。“现在,岷山的红色景点越来越多,来岷山的游客,大多会来这些景点看看。”桑洁说。

    墨绿岷山,鸟鸣山更幽。桑洁站在屋前,耳向岷山,闭眼而立——当年岷山里的枪炮声,他听出的是红军救国救民的心声。

    此刻的桑洁,满脸沧桑,亦满脸阳光。

    六盘山

    并非最后的“高山”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毛主席一首《清平乐·六盘山》,让这座须经六重盘道才能到达顶峰的山脉名扬天下。

    “主席写这首词的心境,是当时长征形势的写照。”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馆馆长余清军打开视频,当年场景再现眼前——

    1935年10月7日,中央红军越过六盘山主峰时,在青石嘴与国民党骑兵第七师十九团遭遇。“吃掉它!”接到毛主席命令,红军扑了上去。这场战斗,红军毙敌200余人,俘敌数百人,缴获150多匹战马,红军从此有了自己的骑兵部队。

    “六盘山是红军长征翻越的最后一座高山,但新长征路上,没有最后的‘六盘山’。”宁夏隆德县人武部政委李伍磊说,六盘山脚下的各族人民,正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上,翻越一座又一座高山。

    “比如他,就正带领大家,翻越贫困这座小康路上的‘六盘山’。”指着又一次来纪念馆参观的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宋保童,李伍磊说,隆德地处“贫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他担子不轻呀。

    “看一看六盘山,转一转纪念馆,思想就开阔了。”脱贫路上遇到困难时,宋保童习惯问计于这一“锦囊”。

    确定10404户建档立卡户、创新出“精准扶贫+7”(扶贫+金融、项目、龙头企业、旅游、林下经济、电商、两个带头人)模式、帮45个贫困村摘掉贫困帽……七一前夕,扶贫开发办公室党支部荣获固原市先进基层党组织荣誉称号。领奖台上,面对主持人最大愿望是什么的提问,宋保童回答:“让扶贫办没贫可扶,是我最大的愿望。我愿白手起家,去攀登为民谋幸福的‘六盘山’!”

    会场,安静片刻后,掌声四起。

    记者手记

    听山,那催征的鼙鼓

    收藏我童年的乡村周围,没有山;常见我身影的单位附近,也没有山。可走访长征中红军翻越的几座山后,我时或“听到”山的呢喃。

    采访期间,住在乡亲们家里时,我早上都要在山下站一会儿,仰望眼前氤氲的山。晚上休息,山泉声,特别是山风,似在与我夜叙。梦里,也能听到它的倾诉……

    “来吧,我是你的靠山。”说这话的,是眼前地图上的井冈山、陕北群山、太行山。条条等高线上,我看见胆识谋略,听见纸上风雷。在那里,党让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挽狂澜于亡国灭种之际,实现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质变。

    “始知五岳外,别有他山尊。”说这话的,是来时路上已经翻越的“科技高山”“文艺大山”“创新群山”。这些山,多为高原,鲜有高峰。它们发出激励:“我的山巅,是你的新起点,原地踏步就是在掉入深渊。”

    “我是前面的高山,等着勇敢的你前来登攀。”说这话的,是未来路上的“转型之山”“脱贫之山”等“未知之山。”是的,山的另一边,一定不是一马平川,还会出现更多更高的大山。

    不断登高是一种境界,一种责任。

    所以,当犹豫时,当害怕时,当有歇歇脚的懈怠时,不妨静下心来,听听那催征的鼙鼓:“人应该进行超越能力的攀登,否则,天空的存在又有何意义?”

    如此,这一路走过的长征高山,不光丰富行程,更激发豪情。

扬州慢

六盘山怀忆

丁增义

    一柱西擎,中分泾渭,崎岖星夜兼程。正秋风萧瑟,闻北雁悲声。自五岭、秦巴西顾,群龙苍茫,鼙鼓催行。渐天边,苦水荒原,三两孤城。

    雄关漫道,又谁知、雨霁天青。待残雪消融,千山吐绿,且赋深情。几许巍峨仍在,流云去、忽暗犹明。看江南江北,而今迈步新征。

    摘自《解放军报》2016年10月22日 05版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