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记录长征的不朽史诗  

2016-12-10 09:39:08|  分类: 特别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录长征的不朽史诗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记录长征的不朽史诗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如果说唐代大诗人王勃在《滕王阁序》中以“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四个意象,表达了人间天地之交相辉映、情景交融的完美境界,那么,当我们认真研读了毛主席在长征前后创作的诗词后,脑海里便留下了一个越来越清晰的认识:长征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如“秋水共长天一色”,是浑然一体的大美之合。长征是奠基礼。没有长征就没有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长征为何充满不尽的魅力?也许我们可以从毛主席于长征前后所作的关于长征的一组诗词中,获得更加沉实、瑰丽的答案。从长征前夕创作的《清平乐·会昌》开始,不到两年之间,跋山涉水的毛主席在马背上写下了《忆秦娥·娄山关》《十六字令(三首)》《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给彭德怀同志》等多首诗词。读这些诗词,其实也是在读历史,读关于长征的风云画卷,更何况,长征本身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

  一些学者认为,《沁园春·雪》是毛主席“一生当中成就最高的文学作品”。但我们毛主席自遵义会议至长征胜利到达陕北期间所作的诗词,与创作于1936年初的《沁园春·雪》,刚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组诗(词)。《沁园春·雪》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博大胸怀与使命担当,完成并应合了毛主席在长征之初所作的《忆秦娥·娄山关》中留下的千古名句“而今迈步从头越”。可以说,这一系列诗词,境界宏阔,佳句频出,风流互不相让。仔细比较会发现:它们传承一脉,气象万千,很多诗句至今仍然熠熠生辉。

  毛主席的诗词常常给人一种深刻的印象,那就是气势恢弘、磅礴豪迈,有一种上天入地、雄视古今的气概。分析一下毛主席长征前后创作的这些诗词,我们就可以发现:毛主席作诗填词一是具有抽象的大提炼与大概括,二是具有形象的大写意与大精微。

  举例来说,《念奴娇·昆仑》几乎是与《沁园春·雪》同时期创作,而且都是面对群山的抒怀之作,一个是站在岷山之上望昆仑,一个是站在秦晋高原望群山,但毛主席“大提炼与大概括”却是不尽相同的。前者不仅回顾了历史“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而且还“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那么他要干什么呢?他要以巨人般的伟岸膂力,把世界横切为三块,“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那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气魄,是真正的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其视野之开阔,想象之无羁,气魄之雄壮,都让人叹服。

  如果我们上溯十年,他的大概括与大提炼甚至可以从他的诗词中更早地发现——1925年秋,那一年毛主席32岁,写下了另一首不朽名篇《沁园春·长沙》,其中“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惊世之问,至今仍然在我们的心头萦绕。谁真正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谁对人类的命运负责与担当?环顾当下,中国正在以自己的大有作为,回答这个世纪之问。而“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等,则以其激流勇进、敢于当先的青春锐气,鼓舞我们后人排除万难,勇往直前,给予我们以无尽激励。这与《沁园春·雪》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精神气象何其相似,又何其的令人诵之而心潮澎湃。尽管是80年前豪言壮志的抒怀,但直至今日,仍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激励着我们不负时光。

  在这些充满宏伟抱负的诗篇中,我们可以看到毛主席作诗填词的另一特色:形象的大写意与大精微。他用精微的形象创造来完成大写意,又以大写意的气贯长虹来灌注创造的细节末梢。可以说,毛主席诗词所具有的宏阔气象,部分要归功于他擅于在大写意中捕捉纤毫与精微。恰如他的名句“万类霜天竞自由”,一个“霜天”,把万类世象写得逼透纤毫、神采奕奕。他是从大意象中开始构思,却又从一个个精微的小处落墨,点点滴滴,以一当十,佳句妙词有如他的另一名句“狂飙为我从天落”——那是真正的神来之笔。大意象的选择使他挥洒起来的时空天地显得辽远高渺、一望无垠,但对细枝末节的用心独造,泥浆满灌,则使他的诗词达到了意蕴深厚广博、妙趣丰盈雅漾的艺术境界。

  比如上面说到的三首词,都是选择的大意象,如“昆仑”“雪”“长沙”,尽管描述与抒写的时空广阔高远,但同时带来的写作难度也非常大。选词造句稍有不妥,便会留下空荡与塞溢的难堪,正所谓“大有大的难处”。但毛主席诗词的意象创造似乎“天赋异禀”,虽然遣词造句频频用险,然而每每却有意外的天工鬼斧,真是恰到好处不须多,有时一两个字就尽得风流,这正是他的文学功力使然。他的很多名句如有神助一般,而妙处正在于他擅长在精微之处以意遣词,活生生地创造出一个自己的词藻天地。如“马蹄声碎,喇叭声咽”,一个“碎”字,说明了马的飞奔之急,而一个“咽”字,则尽传出长征时期毛主席内心的悲壮情怀。

  再如《七律·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全诗仅仅56个字,然而“细浪”“泥丸”“云崖暖”“铁索寒”“千里雪”“尽开颜”,全部都是毕现精微的细节之创造。很难想象,一首写纵横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诗,他仅仅用了这么几个小之又小的精微意象,并赋之以体温的“暖”与“寒”,神情的“难”与“闲”,就将之提炼概括成了一个诗词经典。所以,我们说这样高迈超拔之诗不流芳百世,那还有什么样的诗能够令人信服地赢得不朽呢?

  毛主席的诗词绝非无中生有,而是发微阐渐,蕴含着一滴水里看太阳的智慧,他的聚微漾之细丝、拢毫发之轻飏的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参宇宙之博大、品万类之盛盈的大襟怀、大志向与大实践,都写在了他的诗词之中——也许这正是毛主席诗词高妙不可言传之魅力所在。

  长征胜利80年了,今天我们重温毛主席所写的长征诗词,感受他胸臆之中的磅礴气势与精微细腻的情感世界,享受其意蕴深厚广博的诗意情怀,仿佛伟大的长征精神又再度涌入我们的血脉,使我们又一次获得了人间伟力。长征,是中华大地上的一曲壮歌,为新中国的诞生夯实了基础;毛主席的长征诗篇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它以独有的力排万难的创造精神,为我们提炼、概括出了不朽的长征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