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宏程心路  

2014-10-07 19:19:13|  分类: 特别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宏程心路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宏程心路

(大型艺术专题片《独领风骚诗人毛泽东》第一集)

 

1973年,刚刚大病一场的毛泽东已经整整80岁了,这年夏天,他用已经有些枯涩的情思写了平生最后一首诗。

这年冬天,他还劳费情思的做了一件词墨韵事,他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把自己一生的全部诗词作品重新抄写了一遍,抄完后他一一核对,对其中的一些词句作些修改,然后让工作人员又抄写一遍,抄清后,又再次核对。

以老病之躯如此这般,反复多次,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他似乎很想为后人留下一套完整的诗词定稿,又好像是在进行一次艺术上的自我总结;他或许是要为自己的心灵世界留住一片珍贵的情感空间,留住几多动人的历史回声;他或许是在用诗人的目光审视自己一生的行程,重温那遥远起伏,百折千回的心路。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漫长?是心路;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短促?是心路;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险峻?是心路;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雄壮?依然是心路。

数量并不太多的七十来首诗词,正是毛泽东播散在坎坷心路上的心灵花朵,诗人毛泽东该汇聚多少感情?毛泽东的诗,该传递多少消息?这里有蓬勃的青春义气,有婉丽的爱情悲欢,这里有谁主沉浮的浩歌,有霹雳暴动的风烟,有残阳如血的壮烈,有战地黄花的灿烂,这里有临海而迎潮搏浪的激情,有登山而倚天抽剑的呼喊,这里有风流人物的慷慨,有人间正道的沧桑,这里有鲲鹏展翅的恢弘遐思,有乱云飞渡的从容气象,这里有宏图惊世界,更有腊梅傲雪霜,这里有坐地寻天的浪漫华章,更有闲庭信步的击水新唱。心路上的风景是这般灿烂,细细检视笔下天地,半个多世纪的人生风色、革命风云,半个多世纪的人生悲欢、历史巨变,在晚年毛泽东的心底该唤起一种怎样的波澜?

作为诗人,毛泽东是政治家诗人;作为政治家,毛泽东是诗人政治家。作为诗人,毛泽东是自信的。40多岁的时候在陕北峰峦起伏的黄土高原上,他便举起套着灰色棉袄袖子的右手指着自己,对一个来访的美国记者说了这样一句:“谁说我们这里没有创造性的诗人?这里就有!”

从那个时候往前大约四十多年,这位创造性的诗人来到世上的第一声啼哭,和平常的孩子并没有两样。不过,忽然有一天,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抱着他第一次走出家门口时,越过平坝下面的一方池塘,他看到的却是一脉诗乐之山——韶山。

据说远古时代,勤政爱民的虞舜从北方一路南下巡游,途径现在湖南湘潭和湘乡交界的山峰时,在这里建起了一座行宫,人们在行宫里载歌载舞,还演奏了当时的流行乐曲——韶乐。不久,虞舜南去了,一个美好的名字则留在了这里,韶山、韶峰。钟灵毓秀的韶山终究没有留住虞舜的脚步和动人的音乐,郁郁葱葱的韶峰和缭绕的白云寂寞相伴了无数个春秋。

1993年在毛泽东诞生一百周年的时候,绿荫掩映的韶峰半腰却长了一片占地25亩的诗词碑林,上面用花岗岩精心雕刻着诗人毛泽东的作品。一条蜿蜒小道伸进这灌木丛生的山坡,正是他小时候经常放牛或玩耍的地方。那时的乡村少年毛泽东绝不会想到,在传说中曾演奏韶乐的地方将会长出自己的诗林。不过,十七岁那年在第一次走出家乡这一人生转折的重要时刻,毛泽东在不经意间做了一次诗人方式的告别。1910年即将出外求学的毛泽东临行前,改写了日本一个叫月性的和尚写的言志诗,夹在了父亲每天必看的帐簿里。

孩儿立志出乡关

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生无处不青山

离开韶山冲的毛泽东到了长沙,到了北京,到了上海,到了广州,到了武汉,到了瑞金,到了遵义,到了延安。他脚步匆匆,四处寻觅,匆匆地行走意味着任重道远,肩负使命的人,总不免五味遍尝。

一路前行的毛泽东终于走出一个别样的人生风色,走出了辽阔的一片天地。他先是一名学生领袖,在湘江的波涛中舒展长臂拥抱五四大潮,成为湖南革命的播火者。他成为了一个革命家,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引导泥腿子们奔向解放的大道,被人们称为“农民运动的王”。他成为了一个政治家、军事家,在令人窒息的白色恐怖中,他站在遥望东方看得见曙光的山头,点燃了星星之火。他还成为了一个思想家和理论家,在陕北高原的黄土窑洞里,他开始更为艰苦的理论进军,使为理想而奋斗的人们接受了一次特殊的精神洗礼。

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人,革命者说他是领袖,敌人说他是“匪首”,同情革命事业的朋友也会开玩笑地说他是揭竿而起“山大王”,但没有人说他是诗人。直到1937年人们才惊讶地发现:长期在山沟里、在马背上战斗的毛泽东竟然还会写诗?人们更为惊讶的是,正是毛泽东那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人格素养造就了别具一格的诗风,使典雅高古的旧体诗词和中国革命的历史风云紧紧的融合在了一起。就是他,一个叫埃德加斯诺的美国记者让整个世界都知道了,毛泽东不仅是一位卓越的革命家和军事家,还是一位诗人。

19367,23岁的斯诺来到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领导的陕北宝安,他是第一个深入苏区进行采访的西方记者。

在这里,他看到了什么呢?他看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里有激越飞扬的歌声,有平等全新的生活,有始终如一的希望和永远乐观的情绪,更有一个民族永不屈服的灵魂。

在昏暗的油灯下,斯诺和毛泽东陆续谈了十几个晚上,一向不大喜欢谈论自己的毛泽东向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西方人敞开了心扉,谈了中国共产党的理想,谈了自己的经历,顺便也谈起了诗词。毛泽东把自己的《七律长征》抄写给了斯诺,斯诺他在书里写到:我用毛泽东主席,一个既善于领导征战又善于写诗的叛逆者写的一首关于这次六千英里长征的旧体诗作为结尾。从此,不仅在中国,在西方世界人们也知道了毛泽东是一个会写诗的红色领袖。

真正让世人领略毛泽东风骚独步的事件发生在1945年的重庆。那年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刚刚取得胜利的时候到重庆谈判,他把1936年写的《沁园春 雪》透露了出来,结果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当时在重庆的美国记者斯特朗曾评述说:毛泽东写的这首诗震惊了重庆的文坛,那些文化人以为他是一个从西北来的土宣传家,而看到的却是一个在哲学和文学方面都远远超过他们的人。历史不强求每一位重要人物都具有诗人的才华,可是历史更钦佩一位伟人具有独领风骚的手笔。毛泽东独领风骚的手笔不仅震动了重庆的文坛,更震动了十分敏感的政坛。一桩笔墨韵事陡然间转化成了政治斗争。重庆的一些报刊连篇累牍发表批判文章,有的甚至刊登漫骂式的和词,一首署名为“雷鸣“”的和词说的是那样的透底:草莽英雄 林泽豪杰,巧饰文词虫贝雕 休夸耀  看青天白日,旗遍今朝。

谩骂归谩骂,敏感的国民党宣传部门十分清楚,一首《沁园春 雪》是毛泽东及其主张在政治的天平上增加了文化人格的几多份量。他们私下组织一些舞文弄墨之士试图写出一首超过《沁园春 雪》的词,然后以国民党领袖人物的名义发表,可策划半天最终也拿不出象样的词作,只得悻然罢手。

已经回到延安的毛泽东看到重庆报刊上那些曲解生事的和词,只说了一句:国民党骂人之作鸦鸣蝉噪,可以喷饭。

诗人只是毛泽东诸多身份中并不那么重要的一种,他有更多更大的历史使命,他有太多太大的事情要做。于是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人们看到了:在人民解放战争的洪流中他以运筹帷幄的战略智慧导演了一出波澜壮阔的战争史剧;在开天辟地的庄严时刻他和战友们踏着古旧尘封的皇城砖道宣告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历史的新纪元;在百废待兴的日子里他和战友们领导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重振山河,荡涤了旧社会的污泥浊水;在战火烧到国门口的时候他毅然决策打了一场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抗美援朝战争;在凯歌行进的岁月中他把目光投向历史的更深处,开创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确立了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之后,他又艰辛地探索着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在东西方冷战对峙和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面前,他始终警觉的关注着祖国的独立和安全,并在迟暮之年开创了中国外交的新格局。

历史给了毛泽东激情,历史演变的波澜壮阔也给了他独有的创作灵感和非凡的写作方式。昆仑之颠、长城之墙仿佛是他胸中的笔;华夏大地、高天厚土仿佛是他笔下的纸;黄河的水、长江的浪仿佛是他纸上的墨;炮声隆隆、千里莺啼是诗人诗中的平仄和韵脚;万丈长缨、百舸争流是诗人诗中的遣词和意境;屹立山顶的松、扎根原野的草、翔飞中天的鸟、游弋江湖的鱼,还有那一年四季无比绚丽的花,从南到北迎风招展的旗,这千般风情、这万种生灵便是跳动在诗中的字符。

每一首诗似乎都成为了一次事件、一段岁月、一种激情、还有他的理想的形象见证。每一首诗似乎都洞开着一扇窗户,往里看,那里有风骚独具的个性情怀。正是在和人民一道创造历史的进程中毛泽东也创造了只能属于他的诗。这是一部史诗,真切地写照了在中国革命洪流中昂扬进取的人格精神,形象地反映了中国建设进程中地壮阔场。

毛泽东一生奋斗所以他一生有诗,他的革命的一生同时也自然的成为了伟大的政治家诗人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