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搞文学的人必须学习音韵学  

2013-01-16 16:50:35|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文学的人必须学习音韵学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搞文学的人必须学习音韵学

说不尽的毛泽东)

  音韵对于古典诗词的重要,正如美学家朱光潜所说:“就一般诗来说,韵的最大功用在把涣散的声音贯串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曲调。它好比贯珠的串子,在中国诗里这串子尤不可少。”(朱光潜:《中国诗的节奏与音韵的分析》)毛泽东主席很重视音韵,他说:搞文学的人,必须学习音韵学,不学音韵想研究诗歌和写诗,几乎是不可能的。1957年夏季,他会见了对词曲很有研究的冒广生老先生,两人娓娓交谈起有关诗词的问题。毛主席谦虚地对冒广生说:“愿闻高见。”冒广生说:“诗变为词,小令衍为长词,不外增、减、摊、破四法。”冒广生对三百年来词人提倡填词必须墨守四声持有不同意见,说:“拘泥太甚,则作茧自缚。写诗填词岂能桎梏性灵,何苦在高天厚地之中,日日披枷带锁作诗囚?宋代是词的鼎盛时期,那时还没词谱、词律和词韵呢。我作《四声钩沉》,即在提倡词体解放。”毛主席对他的这个提法很感兴趣,说:“旧体诗词格律过严,束缚人的思想,一向不主张青年人花偌大精力去搞,但老一辈的人要搞就要搞得像样,不论平仄,不讲押韵,还算什么格律诗词?掌握了格律,就觉得有自由了。”1965年在给陈毅的信中,他又强调说:“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从故居的藏书中,我们看到主席刻苦钻研音韵留下的种种印记。
  毛主席的藏书中,有一部上海文瑞楼石印的《诗韵集成》、一部上海鸿宝斋书局石印的《增广诗韵全璧》。这两部书中的许多页都折着书角,其中的许多字都有各种颜色笔迹画的圈记,好像书的主人不断地翻阅过,并随时都准备查找它们。《诗韵集成》的目录上,在上平声、下平声、去声、入声等四声所包含的各个韵母处,都有主席用红铅笔、黑铅笔画出的圈记。内文如上平声的“一东”韵中的“东、同、中、虫、宫、雄、风……”都用笔圈出,两部书从头到尾都有这种圈记。《增广诗韵全璧》的目录后,附作者《论古韵通转》,毛主席对此全文作了断句。
  主席读诗话时,对音韵方面的内容也很注意。《随园诗话》有关音韵方面的段落,他都加以圈画。如卷十二有一则说:“声音不同,不但隔州郡,并隔古今。《穀梁》云:‘吴谓善伊为稻缓,淮南人呼母为社。’《世说》:‘王丞相作吴语曰:何乃渹?’《唐韵》:‘江淮以韩为何。’今皆无此音。”又一则说:“偶见坊间俗韵,有以‘真元’通‘庚青’者,意颇非之。及读三百篇,爽然若失。‘山榛’、‘湿苓’、‘十真’通‘九青’。‘有鸟高飞,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凶矜’。是‘一先’、‘十一真’、‘十蒸’俱通也。《楚辞》:‘肇锡余以佳名’,‘字余曰灵均’。‘八庚’通‘十真’也。其他《九歌》、《九辨》。俱‘九青’通‘文元’。无怪老杜与某曹长诗,‘末’字韵旁通者六;东坡与季长诗,‘汁’字韵旁通者七。”另一则说:“余《祝彭尚书寿》诗,‘七虞’内误用‘余’字,意欲改之,后考唐人律诗,通韵极多,因而中止。刘长卿《登思禅寺》五律,‘东’韵也,而用‘松’字。杜少陵《崔氏东山草堂》七律,‘真’韵也,而用‘芹’字。苏頲《出塞》五律,‘微’韵也,而用‘麾’字。明皇《钱王巡边》长律,‘鱼’韵也,而用‘符’字。李义山属对最工,而押韵颇宽,如‘东、冬’、‘萧、肴’之类,律诗中竟时时通用。唐人不以为嫌也。”这些议论音韵的地方,毛主席都加着圈、点或画着着重线。
  毛主席除音韵外,还钻研词律。藏书中有两部《新校正词律全书》,一部是清版木刻,一部是石印本。两部书都有他不少圈记。这部词律全书备列各词各体,辨正了流传中的各种谬误,收集的资料比较全,仅词牌名就有660多种,各种词牌还有多种不同的体,附有著名词人的作品为例证,注有音韵平仄。毛主席对其中70多种词牌,80多首词加了圈画,如李白的《忆秦娥》: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 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又如石孝友的《卜算子》:
  
见也如何暮,别也如何遽。别也应难见也难,今后难 凭据。
  去也如何去,住也如何住。住也应难去也难,此际难 分付。
  等等,都是他圈画的词。
  从这些音韵、词律书籍中毛主席圈画所留下的手迹,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他虚心和勤奋的学习精神。
  毛主席在诗词创作的实践中,既写过律诗、绝句,也运用《沁园春》、《菩萨蛮》、《西江月》等多种词牌填过词。他说,自己对律诗“还未入门”,“偶尔写过几首七律,没有一首是我自己满意的”。而“对于长短句的词学稍懂一点”。(毛泽东:《致陈毅》)又说:“词中小令,这种形式,像工具,运用惯了,所以写一些。”(臧克家:《毛泽东同志与诗》)他自己所说的对词“稍懂一点”,对律诗“还未入门”,其实是毛主席“学然后知不足”的谦逊,他在诗词创作中体现的修养和功力是很深的。即便如此,对毛主席诗词中音韵词律的运用依然有不同评价,如有一位老词人就认为:毛主席诗词的意境、气势、眼界都了不起,只是不太会韵律。但陈毅说:“从李白写《菩萨蛮》才有词,古代任何一个词人写同样一个词牌,韵律也不一致。不能让格式束缚思想。艺术要创新。”陈毅曾找那位老词人交换意见,发现这位老词人自己写的《菩萨蛮》韵律也不一致,他才服了。赵朴初也说:“在格律方面,毛主席的诗词一般是很谨严的,但他绝不为格律所束缚。”毛主席“用典而不为典所用,谨于格律而不为格律所拘”。(赵朴初:《学习毛主席的诗词》)陈毅、赵朴初的评论是公正的。应该说,毛主席的诗词创作中对音韵词律是重视的,但他澎湃激越的革命诗情又绝不受什么框框的束缚,常有突破。这正是陈毅所说的艺术“创新”吧!

       根据张贻玖著《毛泽东读诗——记录和解读毛泽东的读诗批注》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