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一把越打越大的算盤  

2010-05-27 23:38:03|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把越打越大的算盤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一把越打越大的算盘

——毛主席遗物的故事之算盘

(说不尽的毛泽东)

请点击观看本集视频

       第一集 算盘

  一把越打越大的算盘

  湖南湘潭韶山冲上屋场这座“一担柴式”农舍的昔日主人,曾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算盘高手。高手是百年前韶山冲的一位普通农民,姓毛,名贻昌,字顺生。

  高手用过的算盘,至今在韶山故居毛泽东父母的卧室里完好地保存着。

  父亲毛顺生是算盘高手

  夏佑新(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馆长):当兵回来以后,(毛顺生)用当时节省下来的军饷振兴自己的家业,把他父亲典当出去的田产收回来,一边做田,一边经营一些生猪、大米的生意,家境才日渐地兴旺起来。

  凭着克勤克俭的精神和精明的商业头脑,算盘高手毛顺生还清了债务、扩大了田产,将父亲交给自己的“烂摊子”经营成了小小韶山冲里数得上的殷实之家。

  然而,脱贫致富并不意味着成功的全部,对这位一家之主而言,打好人生中的另一把算盘,才至关重要。

  1893年12月26日这天清晨,上屋场毛家农舍喜气盈门,毛顺生和妻子文七妹迎来了他们第三个儿子的降生,乳名叫石三伢子。

  而他的大名“毛泽东”,要到很多年后,才为整个世界所熟知。

  按照父母的“盘算”成长

  《西行漫记》解说:我六岁就开始干农活了,刚识了几个字,父亲就让我开始给家里记账。他要我学珠算。既然我父亲坚持,我就在晚上记起账来。他是一个严格的监工,看不得我闲着;如果没有账要记,就叫我去做农活。

  与父亲的严厉相比,母亲文七妹给儿子的印象则完全相反。这个从未读过书,甚至连正式名字“文素勤”也几乎不为外人所知的典型农家妇女,对儿子该成长成什么样的人,自有她的盘算。

  成年后的石三伢子,曾这样形容自己的母亲: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人,不损人的人,可以损己而利人的人。我的母亲属于第三种人。

  到他8岁那年,父母对他又有了新的盘算安排——读书。

  儿子脱离父母算轨求知

  《西行漫记》解说:我还是继续读书,如饥似渴地阅读凡是我能够找到的一切书籍……我听说有一个非常新式的学堂,于是决心不顾父亲反对,要到那里去就学。

  1910年秋,17岁的石三伢子,第一次走出了闭目塞听的山沟韶山冲,迈进了新式学堂的大门,人生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命运做出了重大选择。

  正是从这一天起,儿子这颗算珠,渐渐脱离了父母的算轨。

  仅仅5个月后,东山小学堂就无法满足他旺盛得惊人的求知欲了,石三伢子选择了更远的求学地点——省城长沙。

  就在毛泽东从湖南一师毕业后的第二年,文七妹患上了重病。半年后,文七妹在韶山病逝。

  妻子的去世,也击垮了曾经那样刚强好胜的毛顺生,仅仅三个半月之后,他就因感染伤寒,在这个他倾尽了一生努力的家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接管了上屋场这个家的石三伢子,在他成为一家之主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就打出了与父亲截然不同的算盘。这个家的算盘,从此不再为生计和致富打响,而是与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合为了一体。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