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夜送寒衣人心暖 中央會議指航程  

2010-03-08 16:47:04|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送寒衣人心暖 中央會議指航程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夜送寒衣人心暖 中央会议指航程

(说不尽的毛泽东)

 

  在杨家沟,随着1947年冬季的到来,一场以“三查”、“三整”“三查”、“三整”,是共产党在人民解放战争时期,结合土地改革所进行的整党整军的一个重要运动。“三查”,在地方上是指查阶级、查思想、查作风;在部队中是指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三整”,是指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为中心内容的整风运动,在全党、全军迅速展开了。
  由于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一些不纯分子趁机钻进共产党内,在农村中把持政权,歪曲党的政策,阻碍和破坏着革命的历史进程。
  在解放区的土改工作中,在划定农村阶级成分的过程中,“左”倾错误路线一度影响了正确路线的贯彻实施,致使解放区部分地区的战争、生产和群众情绪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为此,毛泽东提出在全党、全军和各解放区进行一次以“三查”、“三整”为中心的整风运动,用以妥善解决以上问题,纠正错误,纯洁革命队伍和巩固后方,团结全党全军和各解放区人民,更好地迎接与国民党蒋介石总决战的到来。
  毛泽东一忙起工作来,就不分白天黑夜了;吃饭也没有个准点,总要人一催再催,才简简单单地吃上几口。
  进入12月份,陕北的天气冷得出奇。
  月初的一天早晨,李讷还没醒,韩桂馨起床后要去院子里打洗脸水;一出窑洞门口,就觉得一股干冷干冷的凉风直扑脸颊,不由得往衣领中缩了缩脖子。再一抬眼,见到院门口正在站岗值勤的警卫员是孙振国。当时她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儿,再仔细一看,见孙振国身上穿的一件棉大衣,原来是毛泽东平常穿的那件棉大衣!
  毛泽东的大衣怎么会到孙振国的身上去了呢?韩桂馨扭头看一看隔间毛泽东办公的窑洞,那里什么动静也没有,也不像毛泽东已经离开了的样子……
  吃早饭时,在院子下面大食堂的饭桌上,韩桂馨把自己的疑团告诉了李银桥,两个人一起去问了孙振国,才解开了这个谜。
  昨天夜里,天气突然降温。西北风刮得飕飕的,吹在人脸上就像是无数把钢针直往肉里扎。
  轮到孙振国上岗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从热乎乎的大炕上起身,离开暖烘烘的被窝,穿好衣服刚一离开窑洞,被冷风一吹,孙振国身上剩余的一点儿困劲儿也被凉气激跑了。
  换岗后,孙振国警惕地站在院门口,望着毛泽东窑洞里的灯光,知道毛泽东还在办公,心想:他这个领导,当得比我们普通士兵可辛苦多了!
  冷月偏西,月光像水银似的洒泻下来,映得大地一片清冷。寂静的星星高悬在深邃的夜空,不甘寂寞地一眨一眨地闪着亮光;光秃秃的树枝在夜色中随着西北风的吹动而凄凄地摇曳着……

  真冷啊!渐渐地,刺骨的寒风吹透了孙振国的棉衣,冻得他不时地跺一跺双脚,用嘴呵着哈气搓一搓已经变得有些僵冷的双手——再冷也得坚持!这是在为毛主席站岗,保卫毛主席的安全,是每一个革命战士的神圣职责啊!
  夜冷风寒,四周一点儿响动也没有。这时哪怕有任何一丁点儿声响,都会比白天让人听得更清楚……
  就在这时,毛泽东办公窑洞的门“吱——” 地一声开了,孙振国立刻机警地一看,原来是毛主席要到院子里来散步。
  只见毛泽东伸一伸手臂,扭动了几下腰身,踱着沉沉的脚步走出窑洞。
  当毛泽东慢慢迈步来到孙振国的身边时,孙振国习惯性地立正、敬礼:“主席好!”
  毛泽东关切地问:“夜里站岗冷不冷啊?”
  “报告主席,不冷!”孙振国精神抖擞地回答。
  孙振国是个农民的儿子,在农村从小吃了不少苦,参军后感到人生有了奔头,所以从不觉得什么叫苦和累;现在毛泽东这样问他,他认为不就是冷点儿吗,自己活动活动手脚,坚持一下,也就挺过去了!绝不能因为一点儿小事让毛主席为自己分心……
  毛泽东看着孙振国笑了笑:“我还用着你背干粮的柳木棍哩!”
  “主席尽管用!”孙振国也笑了,“我又找了好几根木棍了。”
  毛泽东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后,慢慢地走回了窑洞。
  孙振国很高兴:毛主席知道是我在为他站岗,还记着自己送他的那根柳木棍!一股热流涌遍了孙振国的全身,他真的感到一点也不冷了。
  正当孙振国一个人暗自高兴的时候,毛泽东又大步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件棉大衣,径直来到孙振国的身边:“把这件大衣穿上,你们晚上站岗放哨,很辛苦;现在天冷,要注意保护身体,你就把我这件棉大衣穿上站岗吧!”
  孙振国的眼睛湿润了,激动地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正想推辞不穿,毛泽东又拍一拍他的肩膀说:“穿么!这件衣服你也不要还给我,你下岗时传给下一班,让站岗的同志们挡挡寒吧!”
  孙振国的热泪一下子涌出了眼眶,双手从毛泽东手中接过棉大衣,在毛泽东的注视下穿了起来。由于毛泽东身材高大,一件棉大衣将孙振国从上到下包裹得严严实实,正好挡风……
  听完孙振国的讲述,李银桥和韩桂馨也很受感动,两个人的心中同时流过了一股热浪。
  在以后的日子里,毛泽东的这件灰粗布棉大衣,就这样留给了警卫排的战士们。
  1947年12月7日,中共党史上著名的12月会议,即杨家沟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在毛泽东的主持下筹备召开了。
  这几天,杨家沟来了不少人。陕甘宁边区、晋绥边区的领导同志们来了,西北军区团以上的指战员们也来了。杨家沟这个陕北的小山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会议期间,中共中央为了纠正土地改革工作中的“左”倾错误,重新发布了毛泽东在土地革命时期写的《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和《关于土地斗争中一些问题的决定》两篇文章。

  会议进行中,毛泽东又特别找了西北局的负责同志,向他们详细了解解放区战争、生产和群众情绪等诸多方面的情况,认真征求了他们对土改政策和形势发展的看法。
  10多天后,也就是12月25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开始进入正式会议期。会上,毛泽东开始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书面报告。
  报告中指出:人民解放军转入全国规模的进攻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是蒋介石20年来反革命统治和100多年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报告深刻阐明了中共在军事、土地改革、整党、经济、统一战线方面的基本政策,提出了十大军事原则、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和夺取全国胜利的各项任务……
  12月26日,是毛泽东54岁的生日。
  来自根据地的许多中央委员和各部队的首长,都想借机会给毛泽东祝祝寿,建议大会统一改善一下伙食,大家一起吃顿寿面。
  毛泽东知道后反对说:“我不同意这样搞呢!理由有三:战争期间,许多同志流血牺牲,我们应该纪念他们;现在群众缺吃少穿,我们不能多吃粮食;我今年才54岁,往后的日子还长哩!”
  大家认为毛泽东说得对,此议只得作罢。
  为了庆祝党中央工作会议的召开,西北平剧团的同志们也来到杨家沟为大会助兴,戏台就设在村上的大庙里。
  三里五乡的老乡们听说杨家沟唱大戏,也都相约作伴,熙熙攘攘地赶来看戏、上庙会了。
  这里所说的“平剧”,也就是人们习惯上所说的京剧。
  韩桂馨不能参加会议,但带着李讷去看戏还是很令她们两个高兴的事。
  平剧团演出的剧目中,有《宇宙锋》、《三娘教子》、《群英会》等;虽然天气很冷,但台上唱戏的和台下看戏的人们,情绪都十分高涨,整个戏场的气氛也特别热闹。
  毛泽东是很爱听京剧的,有事无事时自己也总爱唱上一两段。但在这次会议中,他忙得实在抽不出更多的时间,只来看了一场《宇宙锋》。
  李银桥见毛泽东连日太劳累了,就同韩桂馨商议,想搞点活动调剂一下毛泽东的生活,让毛泽东换换脑子,得到积极的休息。
  韩桂馨说:“今天是主席的生日,咱们去通知一下厨房,好歹也得给主席做碗长寿面吃!”
  “这事我去办!”李银桥说,“主席向来不主张为个人过生日,咱们就开个舞会,大家在一起热闹热闹,一是庆祝这次大会的召开,二是庆祝前线的胜利,这也是最有纪念意义的生日庆祝会。”
  韩桂馨赞同道:“好主意!那你也得先去请示一下周副主席。”
  “我现在就去,再叫上叶子龙参谋长一起去!”李银桥说罢,又问:“你会跳舞吗?”
  “我不会,你会吗?”韩桂馨反问。
  “我也不会。”李银桥依然高兴地说,“咱俩不会没关系,只要大家高兴就行!”说罢,抓紧时间去办他该办的事情了。
  吃晚饭时,厨师果真为毛泽东做了面条,汤里多放了一点点油。

  毛泽东见有面条吃,便叫来了江青和李讷,又让李讷去叫来了她的两个小朋友燕燕和丽亚,也就是叶子龙的两个女儿,5个人在一起吃了顿汤面,算是过了毛泽东的54岁生日。
  晚饭后,中央机关的同志们都高高兴兴地来到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住的院子里面,准备参加舞会了。
  这里平时是中央机关工作人员集体吃饭的地方,此时早已挂上了明晃晃的汽灯;机要科的同志们拿来了二胡、手风琴、笛子等乐器担任伴奏,大家的情绪高昂极了。
  自从撤离延安,中央机关已经很久没有举行过舞会了。现在形势好转,机关里又新增添了不少女同志,大家早就想凑到一起开展些娱乐活动热闹热闹了!
  此时正值大会期间,虽说村上有大戏看,但总归不如人们身临其境地乐呵乐呵痛快……
  韩桂馨和她的好朋友江燕,早早地来到了临时舞场。
  舞会开始前,人们先习惯性地开始了拉歌、拉节目。在机关里一向以沉稳著称的孙勇,今晚也破天荒地给大家露了一手,唱了一段京剧《捉放曹》;警卫排的李文奎、张林二人合说了一段相声,引得人们笑声不断。
  舞会在一片喧笑声中开始了。
  青年人首先上场蹦跶开了,几乎所有到场的女同志都被男同志们请下了场。韩桂馨不会跳,江燕就在一旁教她跳。正在热闹中,韩桂馨见到李银桥一直站在场边看,就对江燕说:“我去约他过来瞎跳两下!”
  韩桂馨邀请李银桥一起学跳舞,李银桥羞红了脸,连连摆手:“不会,不会……”
  这时江燕走了过去,热情地说:“不会怕什么,谁生下来就会跳舞呀?来,我教你!”
  韩桂馨也鼓动李银桥:“有老师教你还不学,快去吧!”
  李银桥只得硬着头皮跟江燕下了场,当江燕教他男女双方如何拉手、搭肩、扶腰时,窘得他连耳朵根儿都红了,笑得江燕和韩桂馨合不拢嘴……
  舞会上的气氛很热闹,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和叶子龙的夫人江英也来了,在舞池中开心地跳着。正在这时候,汽灯突然灭了!
  小伙子们急忙七手八脚地开始给汽灯打气,当汽灯重新亮起来以后,人们又尽情地跳了起来。
  这时,舞场上响起了一阵掌声——毛泽东和周恩来、任弼时等领导人也一起来参加舞会了!
  大家的情绪更加高涨了,女同志们都想和领导跳一圈,韩桂馨便怂恿江燕去找毛泽东跳舞……
  韩桂馨注意到,毛泽东的舞跳得很稳健,像是在走台步;周恩来跳得熟练流畅,姿势也很自然潇洒。在女同志中,跳得最好的要属江青了,其他人谁也比不上她。她陪毛泽东跳舞也只是耐着性子应付,因为毛泽东总不按音乐的节奏迈步;她陪周恩来跳舞时,赶上是一段四步舞,两个人配合得很好,也令韩桂馨知道了什么叫“翩翩起舞”……
  12月27日,中央工作会议又进行了一整天,通过了毛泽东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还通过了毛泽东1946年4月间写的《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

 

    摘自传记文学《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