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工作時童心未泯 生活中平易近人  

2010-03-05 03:38:39|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時童心未泯 生活中平易近人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工作时童心未泯 生活中平易近人

(说不尽的毛泽东)

 

  1947年11月下旬,陕北的天气已经是很冷了。
  为了增强李讷的体质,韩桂馨经常带她到院子里转一转,有时还去村口看看那些石人、石马;每当这时,李讷可高兴呢!总要跑来跑去、爬上爬下地玩个痛快。
  这天,韩桂馨带着李讷拿了把小铲儿和一只小桶,来到大院外面的空地上挖土坑玩。李讷饶有兴趣地先后在地上挖了两个小坑,又在两坑之间挖了一个小土沟,用小桶提来水,看着水流经小土沟从一个坑里通向另一个土坑……
  韩桂馨故意问她:“在干什么呢?”
  李讷眨着大眼睛,天真地回答说:“我在引水浇地呢!”
  两个人玩“水浇地”回来,在院子里碰上了来找李讷玩的小朋友燕燕、丽亚和胜利。燕燕、丽亚是叶子龙的两个女儿,胜利是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的女儿,4个小女孩儿便高高兴兴地在院子里玩开了。
  毛泽东的工作总是很忙,常常是不分昼夜地坐在窑洞里办公。这天,难得毛泽东带着李银桥走到院子里来散步,恰巧碰上了正在嬉戏的孩子们。
  李讷见她爸爸来了,便跑到韩桂馨身前说:“小韩阿姨,我想和爸爸一起玩一会儿。”
  韩桂馨答应了:“你去玩,我在这里瞧着你们。”
  李讷高兴了,边跑边叫:“我要和小爸爸玩喽!”
  毛泽东见了,脸上挂着微笑,先向韩桂馨点点头,又向院里的孩子们招招手,然后摆动着两只胳膊、扭着腰,慢慢地在院子里散步……
  这时小李讷和她的小朋友们一起排成一小队,跟在毛泽东的身后,模仿着毛泽东走路的动作、摆着胳膊,一步一步学着走;4个孩子觉得这样做很开心,一个个“咯咯”地笑成了一片……
  毛泽东见孩子们高兴,索性故意做大了自己的动作,从头到脖子、由肩膀到身子、再加上胳膊和腿,一起摆动起来,越扭越来劲儿,整个身子扭出了几道弯;小姑娘们跟在后边也随着加大了全身的活动幅度,越扭越欢,越扭越快,最后终于嘻嘻哈哈地扭倒在地上,摔成了一团……
  韩桂馨和李银桥几步跑上前,将孩子们一个个搀扶起来,帮她们拍打身上的尘土;孩子们兴趣不减,吵嚷着还要同毛泽东一起玩。
  毛泽东向孩子们做了最后一个滑稽动作,说:“娃娃们,我要赶快去办事了,你们也要学习;等到把国民党反动派消灭了,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玩了!”
  孩子们没办法,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毛泽东回窑洞去了。李银桥也同韩桂馨点点头,随着毛泽东返回了窑洞。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韩桂馨带着李讷离开窑洞到院中去活动,刚巧又遇上了正在散步的毛泽东。
  李讷见她父亲低着头、倒背着手,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又一圈,便抿着小嘴悄悄地跟在毛泽东的身后,也倒背了小手学她父亲的样子迈着大步,一步一步跟着走……
  无奈孩子人小腿短,追不上毛泽东,每走几步就得跑两步;时间不长,孩子耐不住性子,便装出大人的声音干咳了几声;毛泽东猛一回头,伸出两只大手做成要抓人的样子:“啊——”
  “呀——”李讷随即尖叫一声,立刻“咯咯”笑着往韩桂馨的身后躲。
  毛泽东笑了,招呼李讷说:“你和我装着藏猫猫,还学我走路,我早发现了呢!”
  李讷昂着脸说:“小爸爸,开始时你发现我了吗?我跟你好半天了!”
  “啊,是吗?”毛泽东故作惊讶地说,“开始就跟了,那我可没发现。”
  李讷得意了,自信地说:“我知道,爸爸扭着腰走路的时候,是不想事情;爸爸背着手走路,就是想事情呢!对不对?”
  毛泽东开心地大声笑起来,一把抱起女儿:“娃娃,我的好娃娃,你也学会观察人了,不简单么!”
  韩桂馨看着毛泽东父女俩这副高兴劲儿,在一旁也开心地笑了。
  一天,李银桥来找韩桂馨,告诉说:“江青要在她的窑洞里装个电铃,说是叫人方便!”
  “装什么电铃?”韩桂馨不解地问,“这地方哪儿有电啊?”
  “说是用电话机上的干电池。”李银桥解释说。
  韩桂馨想了一下,开导李银桥说:“江青是从大上海投奔到延安的,习惯城市里的生活,见过大世面,你不要多事!”
  “不是我多事……”李银桥停顿了一下说,“现在生活条件刚刚好一些,有肉吃了,可她的胃口越来越挑剔,一会儿说咸,一会儿说淡,还把肥肉捡出来不吃,口味越来越高呢!”
  韩桂馨又想了一下,慢慢对李银桥说:“你又不是她的卫士组长,这些事你最好别放在心上;人家江青毕竟是从城里来的人,懂得食品营养学,不像咱们这些从农村来的人。”
  “从农村来的人怎么了?”李银桥不服气地说,“毛主席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呢!只要有一碗红烧肉吃,他就高兴得不得了,还净捡肥的吃呢!”
  两个人正说着,窑洞外面的走廊里有人叫李银桥:“卫士组长!李组长!”
  “是张天义。”李银桥对韩桂馨说,“准是我们卫士组的事,我去看一下。”
  “你去吧!”韩桂馨再一次叮嘱说,“别忘了,你是毛主席的卫士组长!”
  走出窑洞,李银桥在走廊里见卫士张天义满脸不高兴的样子,便问他:“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天义走到李银桥的跟前,说道:“我是老头子的卫士,是组织上派我来为老头子服务的;可江青她越来越懒了,脾气也越来越大……”
  “你这是干什么!”李银桥见张天义的情绪有些激动,便劝慰说,“有什么话慢慢说,别这么一副沉不住气的样子。”

  张天义这才放缓了口气说:“刚才我听见江青房里的电铃响,以为有什么大事,就赶紧跑进去问她,原来是让人给她拿暖水袋!那暖水袋就放在她身边,伸手就能够着,她还非要我去她身边拿了放到她手上。组长,你说说,现在形势刚好转,她就这样了;要是取得了全国胜利,她还不知要怎么样呢……唉!”
  “别伤心。”李银桥用韩桂馨开导自己的话开导张天义,“我们都是为毛主席服务的,只要认真干好工作就行了,别的事别往心里去!”
  张天义走了,李银桥心里也感到很不是滋味,偏偏江青这时走出窑洞来找他:“银桥呀,你来一下!”
  李银桥只得走到江青的面前,没想到江青劈头就问:“你对我说实话,张天义刚才同你讲什么了?”
  “没有哇?”李银桥故作惊讶地说,“他什么也没讲,只是问了问今天晚上排班该谁值勤的事;江青同志,你找他有事吗?”
  “没讲就好!再说,我找他什么事也没有!”江青依然一副很严厉的面孔,像是对李银桥一个人、又像是对整个卫士组的人说的,“你们的任务就是替我们服务!我们高兴了,就是你们的工作做好了!我们不高兴,就说明你们的工作没搞好!去吧!”
  江青讲话的语气和她讲话的神态,连同她讲话的内容,都深深刺伤了李银桥的心……
  回到毛泽东身边,李银桥想把江青讲的话告诉毛泽东;但又一想,还是不要为这些小事再麻烦他了,他已经够辛苦的了!
  晚上,李银桥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脑子里开始琢磨:几个月前,粮食紧张,生活困难,江青也没有叫苦叫累;前段时间行军打仗,又危险又艰难,江青也同大家一起走过来了,其中也有不少的欢乐。可如今,形势刚刚好转一些,她怎么变得这样了呢?看来,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共患难可以,同享福是不可能的啊!
  李银桥一连两三天怀着心事,走到哪儿都是少言寡语的,被细心的周恩来看在眼里,便找了个机会把他叫到自己住的窑洞里,和颜悦色地问道:“小李同志,这两天为什么事总不开心啊?”
  “我没有不开心……”李银桥不愿让周恩来费心劳神,“我一切都挺好,谢谢周副主席!”
  “小鬼,你能瞒得了我么?”周恩来笑了,“是不是和小韩闹矛盾了?还是卫士组里有什么事呀?讲出来嘛,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不是,都不是!”李银桥见周恩来误会了,只得讲了自己对江青的看法。最后,又心事重重地说:“周副主席,我感到江青同志变了,我不知道该不该对毛主席讲……”
  “这话你不能讲!”周恩来耐心地对李银桥说,“要看到,江青同志和毛主席结婚,是在我们党处在最困难的时期,争取全国胜利还只是一种理想和信念,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报纸还把我们骂成土匪呢!在投奔延安的大批青年中,也有人吃不了苦当了逃兵嘛!江青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毕竟是留下来了,这就证明她是我们革命队伍中的一员嘛!人哪有没缺点的呢?看人要看长处,不要只看短处,这样心里就会平衡些;要认真工作,一切从工作实际出发,不要有什么不必要的思想顾虑,相信你会更进步的。”
  最后,周恩来又嘱咐说:“银桥同志,你是老党员了,对江青同志不要乱讲;主席是我们党的领袖,要注意对主席的影响。”
  “我记住了!”李银桥感到,周恩来真是处处维护毛泽东,时时维护党的整体利益啊!
  又是月末的一天,中央卫生部的牙科主治医生李得奇的爱人江燕来找韩桂馨。她是从冀中同韩桂馨一道到延安参加革命的战友,到延安后又和韩桂馨同在洛杉矶托儿所一道工作;自从江燕调去卫生部工作以后,和韩桂馨已有一年多没见面了。
  这次俩人一见面,别提有多高兴了。在韩桂馨住的窑洞里,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个没完没了……
  一会儿,江燕试探性地对韩桂馨说:“我很想见见毛主席,并且想跟毛主席合个影……”
  韩桂馨心想,这有什么不行啊!江燕的爱人李得奇曾给毛泽东看过牙,也算是熟人了,江燕又是自己分别很久的战友,这点儿愿望还是可以满足她的,便很痛快地一口应承下来:“这可以,我领你去就行。”
  因为在毛泽东身边呆习惯了,韩桂馨觉得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每天与毛泽东见面都非常亲切和随便。
  毛泽东也常对韩桂馨和李银桥说:“你们在我这里,应该像在你们自己家一样,遇到什么事可以找我,我会帮助你们的。”
  因此,韩桂馨在毛泽东面前早已不感到拘束了。但毛泽东总是忙于工作,这一点她是知道的;所以,在没进到毛泽东办公的窑洞之前,韩桂馨先请来了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徐业夫,请他带了照相机做好拍照片的准备。
  不知道河北安平县北苏村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像韩桂馨似的,有着一副天真的幼稚劲儿,请毛泽东照相的事她既没有和任何一位领导人讲,也没有事先请示毛泽东,更不管毛泽东时下工作忙与不忙,就连李银桥那里她也没去打一声招呼,便冒冒失失地一把推开毛泽东办公的窑洞门,站在那里叫了起来:
  “主席,你出来!我有一个战友想见你,还想和你照张相!”
  正在窑洞里办公的毛泽东听到喊声一怔,抬头看看韩桂馨,又看看自己桌子上的手稿,笑了一下说:“好吧,我服从。”
  毛泽东说罢站起身,随着韩桂馨走出了窑洞;在走廊里等候的江燕见毛泽东出来了,激动得立刻立正给毛泽东行了个军礼:“毛主席好!”
  毛泽东笑着说:“你好,你好!”同时伸出大手和江燕握了握手,又说,“你同小韩阿姨是战友,难得你来看她,我先谢谢你了!”
  随后,毛泽东见到徐业夫已经准备好了相机,便说:“来么,我们一起照相吧!”

 

        摘自传记文学《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