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中央進駐西柏坡 領袖村外訪民情  

2010-03-29 17:06:11|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進駐西柏坡 領袖村外訪民情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中央进驻西柏坡 领袖村外访民情

(说不尽的毛泽东)

 

  西柏坡是一个只有80来户人家的小山村,坐落在河北省平山县滹沱河北岸一个向阳的马蹄形山坳里。这里西靠太行山,东临大平原,地理位置适中;向前可以通往石家庄、保定等城市,向后可以固守蜿蜒巍峨的太行山脉。
  夏天了,这里河渠纵横,杨柳成行,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地里的庄稼一片旺盛,确是个环境幽静的好地方。
  为了迎接中央前委的到来,中央工委的人们做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中央前委机关先来的部分同志,也参加到了准备工作之中。动员老百姓腾房,同时也自己动手盖了一些房子,还在后沟为毛泽东准备了一套坚固的窑洞式住房。
  这是三间并排的房屋建筑。没用一块土坯,也没用一根椽檩,而是仿照陕北窑洞的形状,就近搬来山上的青石盖起来的。
  房子里面的墙壁和屋顶,都是用华秸泥刷抹后,再用麻刀白灰涂抹一新。虽然只在南墙壁一面安了窗户,但窗户开得很大,光线还比较充足。这样建房,主要是从安全上考虑的,弹片穿不透,坏人也不容易掏开。
  后沟的环境优美。房子周围的山坡上长满了苍劲的古柏,房前是一小片开阔地,再向前20米就是防空洞。房子西面是新华社的办公地点,再向西是转向西柏坡的山口,那里新盖了中央小礼堂。从工作上考虑,住在这里很方便。
  因为朱德和刘少奇率中央工委先期来到西柏坡,在一时找不到合适住房的情况下,就先安排朱德和夫人康克清在这里住下了。
  后来江青和韩桂馨带着李讷到了西柏坡,在西柏坡的日子里,韩桂馨和李讷天天盼着毛泽东也早一天到来。每天下午或临近傍晚的时候,韩桂馨带着李讷总要走出村口去张望,看一看路上有没有开来的中吉普车……
  1948年5月26日这天,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站在村口上的韩桂馨和李讷正要往回走,忽然见到远处开来了好几辆汽车;车队临近时,看清驶在前面的汽车是一辆中吉普,李讷高兴地叫起来:“我爸爸来了!我爸爸来了!”
  韩桂馨也很激动,终于盼到毛泽东来了!
  中吉普车还没到村口时,韩桂馨便抱着李讷快步迎了上去。汽车停了,毛泽东迈步下车,伸出双臂抱起了小李讷,口中连声说道:“我的好娃娃,乖娃娃,为什么跑出村这么远啊?”
  “我和阿姨天天来接爸爸呢……”李讷脸上淌着泪花说,“爸爸怎么才来呀?”
  “爸爸工作忙呢!”韩桂馨见到毛泽东的眼眶也含着泪花说,“谢谢小韩阿姨,是你带了孩子第一个来接我呢!”
  韩桂馨连忙拭去涌上眼角的热泪,向毛泽东问好:“主席好……李讷天天盼……”
  毛泽东亲切地笑一笑说:“谢谢,谢谢!赶快上车吧,我们一起进村去!”
  当毛泽东乘坐着由周西林驾驶的汽车开进西柏坡时,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董必武、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和许多人都迎了上去。

 

  毛泽东的心情很愉快,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先休息了一会儿,随即乘车去后沟看了为他准备好的住处。
  “很好么!”毛泽东很喜欢后沟的环境,先进屋去看了看,见里面摆着几张桌椅板凳,一张木板床;这个标准,说不上好,更不能说过分。大家只是希望毛泽东在转战陕北之后,能有个安静些的地方办公。
  毛泽东很高兴地离开房间,又顺便到附近转了转……
  再回到三间石房前的开阔地时,毛泽东见人们正在动手从汽车上给他往房里搬行李,急忙制止说:“不要搬,不要搬!我不住这里。”
  李银桥感到纳闷,正想问为什么,已经被任命为中央机关办公处副处长的叶子龙却抢先问道:“主席,为什么不搬了?你不是说这里很好吗?”
  毛泽东说:“我听说总司令住这里么。”
  叶子龙解释说:“总司令那是临时住一住,现在已经搬到刘少奇同志那里去住了,这三间房是同志们特意为主席盖的。”
  毛泽东还是坚持不住这里:“去请总司令搬回来吧!总司令年纪大了,应该住得好一些;再说,少奇同志正在同王光美谈恋爱,总司令去了也不方便么!”
  毛泽东边说边上了吉普车。在车上,他又对叶子龙和李银桥说:“总司令同少奇住在一处太挤,后沟的新房还安静些,还是请他搬回来吧。”
  李银桥和叶子龙都知道,凡是毛泽东决定了的事,别人很难改变。没办法,吉普车只得带着毛泽东开回了西柏坡的一个大院里。
  朱德听说毛泽东坚持不住后沟了,自己也不肯再搬过去。他说:“我现在住得很好,不要搬了;少奇同志身体不好,请少奇去吧。”
  刘少奇哪里肯去?经过再三谦让,还是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劝说下,朱德才又搬去了后沟。
  周恩来重新安排了毛泽东的住处,并亲自查看了房间和周围的环境。
  在叶子龙的引导下,李银桥跟着毛泽东来到了一处院落中。这里分前后两院,后院里有两间北房和两间西房。两间北房是相通的,一间大约16平方米,是卧室,里边放着一张双人木板床,一个小沙发,一个茶几,一个小衣柜。相通的另一间房稍大一些,约有20平方米,为毛泽东的办公室兼会客室,里面摆放了一套黑色沙发,一把藤条躺椅,还有一个厚厚的小圆桌和一个茶几,墙上挂着地图。
  后院的两间西房,一间为毛泽东的书房,另一间为江青的卧室。前院的北房就是后院的南房,里面住了韩桂馨和李讷。前院还有两间房,一间为水房,另一间为值班室,住了李银桥和卫士组的人。
  院中,还有一棵梨树,此时正是梨花过后开始挂果的时节。
  在毛泽东住处的北面,是周恩来和任弼时的住处,南面是刘少奇住的地方,不远处就是朱德住的后沟,相互间距离都不算太远。

 

  住下以后,叶子龙对毛泽东说:“这一带有好几个村子,每个村里都住着中央机关的工作人员。这里的老百姓非常好,为了解决中央机关的住房问题,老百姓们都克服了困难,宁肯自己家挤着住,也要把房子腾出来。这一带老百姓的觉悟很高,如果有什么事情,只要我们提出来,他们坚决去办;他们知道,现在离全国解放的日子不远了,个个都非常高兴,都愿意为最后打败蒋介石出力呢!”
  毛泽东高兴地说:“我们在陕北的时候,陕北的老百姓非常好;我们到了河北,河北的老百姓也非常好。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努力工作,争取解放战争早一日胜利。革命成功了,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
  叶子龙又说:“主席家的房东有两个小孙子,一家人都搬到村西去了。”
  毛泽东说:“你去告诉他们,有时间来玩么,我很欢迎他们来。”
  5月28日,毛泽东到达西柏坡的第三天,收到了林彪从东北发来的电报,请示说东北野战军扩充迅速,但人多武器少,围攻长春的部队尚缺乏充分的攻坚力量,需要得到苏联的武器支援。毛泽东同周恩来等人商议后,立即回电:
  凡在有借有还之商业性协定以外之要求,则必须遵守自力更生不依赖外援之原则,非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提出要求。
  5月30日,毛泽东又接到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发来的电报,报告他业已率一、四、六三个纵队和两广纵队渡黄河南下,准备发起豫东战役。
  面对粟裕的来电,毛泽东很慎重、没有急于回电详复,只是简单地向粟裕拍发了“已知渡河南下,详示待复”的简短电文。
  1948年6月1日,中央机关在西柏坡对外的称呼统一定名为“劳动大学”。这是为了保密、防止敌人破坏的一项措施,校长是刘少奇。其他中央首长对外则在姓名后边加“先生”二字,一律不再称职务了。
  由于毛泽东刚到西柏坡不久,村上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这里住着共产党中央和毛主席,只知道来了许多老八路和“大先生”。
  6月3日,毛泽东向新闻战线发出指示,要求“党报必须无条件地宣传中央的路线和政策”。
  6月6日,警卫员张林在毛泽东身边警卫值勤,趁毛泽东看报纸休息脑子时,请毛泽东为他写了12个字:
  工作之后,加以学习,更好工作。
  6月的河北,正是小麦成熟待收和稻谷尚未抽穗的时节。
  农民家庭出身的毛泽东,无论走到哪里,都惦记着农村、惦记着农民。
  这一天,毛泽东叫上李银桥和卫士组的几个人,随他一起到村外去散步。
  在滹沱河边,毛泽东见到水田里的稻子长得很好,非常高兴,对李银桥说:“这里的庄稼比阜平城南庄的庄稼长势更好,看起来这一带可能富裕些。”
  李银桥说:“在河北,能种稻子的地方不多。”
  毛泽东点头说:“是么,北方水少,气候干燥,种稻子也只能收一季。”
  滹沱河水在毛泽东的面前急速地流淌着,毛泽东见到河床很宽,流水较浅,河滩上到处是石头和沙土,远处还有一簇簇的沙荆,便关切地询问一个正在向田里浇水的中年老乡:“河里的水这么少,浇田够用么?”

 

  老乡将手中的铁锹往地上一插,说:“够浇地用的,别看现在水少,到了雨季一发大水,河里的水就多了,鱼也多了。”
  毛泽东笑着说:“这么说,你们这里不错么!有大米吃,有鱼吃,再种些蔬菜,就和南方差不多了。”
  老乡说:“我们这里跟南方没法儿比,这地方种稻子是夏初下种,直到秋上才能收,也就只能种一茬。”
  毛泽东又问:“你们这里种稻子,每亩田能产几百斤?”
  老乡回答说:“好年景不缺水,可以产到三四百斤;要是遇上天旱缺水,那就收不了这么多了,二三百斤也有,一二百斤也有。”
  毛泽东关切地问:“算上别的庄稼,这田一年能种几季?”
  老乡拿上铁锨去改了水口子,转回身来又说:“我们这里的地只能种一季,几种庄稼倒着茬种,割了稻子种麦子,第二年就不能再种稻子了。”
  毛泽东凑上前说:“现在种稻子,割了稻子再插种秋庄稼,秋收过后再种麦子,这样两年不就可以收三季么?”
  老乡说:“秋后天冷,种什么庄稼都晚了,只能等着种麦子。再说了,我们就这么一块好地,还指望它吃饭呢!种别的庄稼,没有肥料也长不好。这块离水近的地种稻子,别的庄稼在坡地上种,雨水多了,收成也就好了。”
  毛泽东告别了老乡,在往回走的路上,对李银桥说:“北方种地不像我们南方,在南方,是很讲究精耕细作的。”
  李银桥说:“这里能种稻子就不错了!在我们老家,净是沙土地,有的地连种麦子都困难,只能种些荣果(花生)和山药(红薯),产量也不高。”
  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全国解放了,我们要想办法大力发展农业,要想办法让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
  再回头看时,那个浇地的老乡还在望着他们。李银桥心想,他可能猜出了刚才和他说话的人是一位大首长,但这位大首长究竟是谁,看样子他并没有猜出来。
  6月中旬,一直关注着中原战局的毛泽东,给中原局的刘伯承、陈毅和邓小平、给已率部队到达豫东的粟裕和谭震林,同时发出了一封电报:
  在整个中原形势下,打运动战的机会是很多的。但要有耐心,要多方调动敌人,方能创造机会。要说服干部不要急于求赫赫之名,急于解决大问题,而要坚忍沉着,随时保持主动。
  目前打很大规模的歼灭战,主客观条件都不成熟,故须避免。目前必须打有确实把握的仗。
  这时,由于东北野战军的林彪先前对长春国民党守军战斗力下降的情况估计过重,打长春不能速战速决,于是决定改强攻为围困,来电请示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毛泽东回电同意他们的围城部署,并建议改第一指挥所为第一兵团,对长春之敌实行“久困长围”。
  6月中旬末,粟裕来电称,豫东战役的战前准备一切就绪,请示迅速展开战役。毛泽东的回电只用了一个字。

 

中央進駐西柏坡 領袖村外訪民情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摘自传记文学《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