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土改工作多指示 二人協定再續約  

2010-03-13 22:38:41|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改工作多指示 二人協定再續約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土改工作多指示 二人协议再续约

(说不尽的毛泽东)

 

  1947年,转战陕北、艰苦奋斗的一年过去了。
  1948年,解放军在军事上转入全面反攻,共产党在各项工作中迎接新的胜利的一年到来了。
  中共中央12月工作会议结束,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行到了一个历史的伟大转折点。
  会议中,毛泽东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发出指示说:
  “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即在短期内不休息地接连打几仗)的作风。”
  为了认真贯彻和进一步加强落实中央12月工作会议精神,毛泽东在1月7日,又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党内指示,规定了全党各级领导机关的请示报告制度,从而纠正了部分地区在前一个时期所表现出来的无纪律无政府作风。
  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毛泽东在自己办公的窑洞里写文章,江青在一旁将毛泽东写过的文章重新誊清,李银桥侍卫在窑洞外面的走廊里,随时准备接受毛泽东可能发出的召唤……
  窑洞里一直静悄悄的,这说明江青配合毛泽东的工作进行得很正常;忽然间,李银桥听到窑洞里开始传出细微的争执声,渐渐地,争执声大了起来:
  “老板,你的字写得太草了,你叫秘书们怎么认呀……”这是江青很不耐烦的声音。
  “认不来可以问么,为什么要带情绪呀?”这是毛泽东不高兴的声音,“别人认不来,你总能认得么!现在土改工作的问题很多,我要急着写材料呢……”
  “有些字我也认不清。”依然是江青不满意的声音,“你看呀,还有你写的这个‘惟土改工作’的‘惟’字,我改成口字‘唯’,你就是欢喜用心字‘惟’……”
  “是你不懂呢!”毛泽东耐着性子解释道,“你讲的‘唯’是‘单一’的意思,也是‘唯唯诺诺’的‘唯’;我写的‘惟’字是‘但是’的意思么,它还是文言助词,这些《辞海》中都有,书就在你手边,你要多学习呢!”
  “《辞海》也不是《圣经》,就连《辞源》也是人写的……”听声音,江青还是不怎么服气地说,“两个‘唯’字是可以通用的……”
  “你去将中国的同音字都通用好了!”听得出来,毛泽东这是生气了,“你简直不可理喻么……”

  夫妻二人的小争执还在继续,在这种情况下,李银桥不好走进去劝解,只是心想:江青很有些变了呢!现在连毛泽东的“毛病”都敢挑,往后她还不敢挑谁呀!转战陕北途中,她还算吃得了苦,也有欢笑,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了呢?她的虚荣心强,凡事爱出风头,在小事上也争强好胜,小心眼、忌妒心强、容不得别人,心胸狭窄,只要别人为她服务,又脾气不好、小事上爱记仇、喜欢报复,凡事总以自己的长处比别人的短处;这么多的毛病都集中在了她一个人身上,自己在毛泽东身边当卫士组长,总要同她打交道,这往后的工作该怎么做呢?

  第二天,李银桥带着自己的思想顾虑,看准时机去大院对面的窑洞里找了周恩来。
  李银桥竹筒倒豆子地向周恩来讲了自己对江青的看法,又说:“毛主席这么英明,怎么和江青结婚了呢?”
  周恩来再一次批评了李银桥。谈到毛泽东同江青结婚,周恩来讲,那时大批有理想有文化的女青年投奔到延安,许多首长都是在这些女青年中选择了自己的终身伴侣;毛泽东作为党的领袖,在这些女青年中,不可能同一位坏得一无是处的女人结婚,我们党也不会同意自己的领袖同一位坏透了的女人结婚。世界上的任何事物、社会上的任何人都是在发展变化中的,一成不变的人和事都是没有的。又说到人这种高级动物,大凡在谈恋爱时,总喜欢表现自己的优点和长处,而将自己的缺点和短处本能地掩饰下来;一旦男女间结合了,真正生活在一起了,相互间的缺点和错误也就渐渐暴露出来了——普通人是这样,江青也不例外啊!
  周恩来最后说:“小李呀,主席现在的工作很忙,土改中反映上来的问题不少,主席急着要解决这些问题;我和弼时同志也很急,这些都是关系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是关系中国革命前途的大事,我们不能因为小事而影响了大事。对你我还是那句说过的话,对江青同志不要乱讲,主席是我们党的领袖,要注意对主席的影响啊!”
  1948年1月16日,为了党的各项工作进展顺利,毛泽东为新闻战线写了《研究中央政策,纠正错误观点》的文章。
  1月18日,毛泽东又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目前党的政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的党内指示,详细论述了反对“左”右倾错误、土改和群众运动中的具体政策、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性质和革命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领导权等问题,再一次明确提出了在战略上藐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重视一切敌人的重要思想。

  1月19日,毛泽东继续写了《为纠正“左”倾错误给各中央局的信》,要求各解放区必须纠正土改工作中的“左”倾错误。
  毛泽东的重要指示下达以后,有效地推动了各解放区已经开展起来的土地改革运动和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进行。
  1月下旬,毛泽东批示将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关于土改中的一些问题的报告》和中原局书记邓小平《关于新区工作问题的报告》转发各地,对纠正党内“左”倾错误、将各解放区的土改工作纳入正轨起了重要作用。

  这几天,毛泽东又电示战斗在豫苏皖地区的粟裕,为迫使国民党军改变战略部署,吸引其20至30个旅回防江南,拟由粟裕率一、四、六三个纵队渡长江南进,组成解放军第一野战兵团,由粟裕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在南方数省执行宽大机动的作战任务,并要粟裕“熟筹见复”。
  1月30日,毛泽东又为中央军委起草了《军队内部的民主运动》的党内指示,在我军建军史上第一次概括了我军的三大民主——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的建军思想。
  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为了搞好和促进各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运动,简直是废寝忘食;他既担心农村中贫苦农民的切身利益,由于党的工作失误而受到损害,又不放心刚刚建立不久的新的根据地不能尽快打下牢固的后方基础,以致影响了解放军大举反攻、夺取全国胜利的战争进程……
  李银桥心疼毛泽东,一直没日没夜地侍卫在毛泽东的身边,保证做到随叫随到,不致因为自己不在而使毛泽东的工作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毛泽东也体恤李银桥,每当深夜,总要屡次催促李银桥去休息:“银桥呀,你去睡觉么!不要守在那里,有事我再叫你!”
  “我年轻,不!”李银桥每次都坚持这样说。
  “年轻人才好睡觉哩!”毛泽东几次善意地批评他,“我不需要时,你也站在这里,徒劳无益么!”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李银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仍在为国为民操劳的毛泽东,回到自己和警卫们一起住的窑洞去和衣躺一下……
  2月3日,毛泽东又为中共中央继续起草了《在不同地区实施土地法的不同策略》的党内指示,指出在老解放区和新解放区贯彻土地法时,应确定不同的斗争策略,决不可用简单的千篇一律的方法进行。

  2月9日是农历的大年三十。
  过年了。毛泽东让李银桥叫来了警卫排长阎长林,问他:“我们省下了多少粮啊?”阎长林如实回答说:“省下了30石小米,70石黑豆,一共是100石。”
  “好么!”毛泽东满意地说,“让人送到村上去,分给困难户过年。”
  “是!”阎长林答应道,“我马上去办!”
  晚上,周恩来向毛泽东报告了这100石粮食分给村上烈士家属和困难户的情况, 毛泽东才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随后,毛泽东和江青带着李讷,同韩桂馨、李银桥一起到院子下面的大食堂去,同中央机关的工作人员共同吃了顿用混合面包的饺子。
  1948年2月10日是春节,韩桂馨带着李讷和警卫人员一起在院子里放了纸炮,李银桥悄悄通知厨房给毛泽东做了碗红烧肉;江青不喜欢吃肥肉,李银桥又去厨房请厨师高经文设法另炒些瘦肉,端给了江青。
  2月11日,正月初二, 毛泽东又一次为中共中央起草了《纠正土地改革宣传中的“左”倾错误》的党内指示。
  2月15日,毛泽东再次为中共中央起草了《新解放区土地改革要点》的党内指示,指出在新解放区土改不要性急,要依据实际情况决定土改工作的进展速度。

 

  1948年2月19日,正月初十,恰好是李银桥跟随毛泽东整整半年的“期限”。
  那天,李银桥从自己的窑洞里烧好了开水,沏好了茶给毛泽东送过去;见到毛泽东背着手在窑洞里踱来踱去,像是又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看上去脸色不似平日那么正常、那么有光泽。
  李银桥心想,毛泽东太累了,自己最好不要惊动他;便将茶水轻轻地放好在桌上,又悄悄地退出了窑洞。
  李银桥来到走廊里刚一转身,耳朵里就传来了毛泽东的召唤声:“银桥,你不要走,我要跟你谈谈呢!”
  李银桥随即走回到毛泽东身前,轻声问:“主席,有什么事吗?”
  “有事哩!”毛泽东点点头,左手扳着右手的手指对李银桥说,“今天是19号,8月到9月,9月到10月,11、12……半年,正好半年……”毛泽东话说到此,迟疑了一下,望着李银桥,轻轻地问道,“你,还想走吗?”
  呀,毛泽东一直惦记着与自己订过的“借用半年”的协议呢!
  李银桥心里一热,刚想说什么,忽然又想起了江青……于是,他低下了头,小声说:“想走。”
  一听这话,毛泽东的脸色立刻黯淡了许多,双眼中透出一种怅然若失的神情。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毛泽东那忧国忧民、力挽狂澜的种种情景闪现在李银桥的脑海中,就像有一把千斤重锤,猛然撞击在他的胸口;李银桥感到被这无形的力量强烈地震动了,抬头望望毛泽东不安地说:“如果主席需要……”
  “不。”毛泽东的声音仿佛苍老了许多,“咱们有言在先。”毛泽东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习惯性地将大手一挥,做出了一个果断的手势,看着李银桥那张还略带稚气的脸,缓缓地说道:“你是老实人,工作兢兢业业,对我照顾得很好,我好喜欢你哩!但我毛泽东决不食言!你可以走了。”
  李银桥没有走。他感到眼睛模糊了,鼻子发酸。他知道毛泽东是个感情非常丰富的人,对李讷、对韩桂馨、对自己……
  听完毛泽东忍痛割爱的一番话,李银桥彻底改变了想走的初衷,强忍住眼泪,哽咽着说道:“主席已经同意我走了,那么,咱们俩上次订的协议算是圆满实现了。如果需要,咱们可以再订协议。我愿意同主席再订一次协议……”
  刚才的郁闷和惆怅一扫而光。毛泽东的眼睛一亮,豁然开朗起来,笑着说“好么,那好!我们就重新订约,半年——你再帮我半年忙,看我彻底打败胡宗南!”
  说罢,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杯,李银桥赶忙上前阻拦说:“凉了,我再去重沏!”
  “不用沏了!”毛泽东爽朗地笑起来,“茶凉心不凉么……”

 

        摘自传记文学《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