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嚴格要求是習慣 正人正己是作風  

2010-02-26 13:31:54|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嚴格要求是習慣 正人正己是作風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严格要求是习惯 正人正己是作风

(说不尽的毛泽东)

 

  毛泽东一行人回到神泉堡时,天已经黑了。
  听说毛泽东接女儿回来了,前委机关的好多工作人员纷纷跑到毛泽东住的窑洞里来看李讷;一时间,小小的窑洞里挤满了人,大家说说笑笑的热闹极了。
  一盏小小的煤油灯点亮在窗前,小李讷穿着补丁袜子站在大炕上,兴高采烈地给大家表演节目。小韩阿姨见人太多,怕影响了毛泽东的工作,也怕影响江青休息,更怕孩子走了一天的路累坏了身体,便悄悄对李银桥说:“人太多了,李讷还没吃饭呢!大家要来看孩子,等明天我带她出去,请同志们看个够。”
  正说着,周恩来和任弼时也走了进来;在周恩来和任弼时的招呼声中,来看小李讷的人们才怀着欢快的心情散去了。
  吃晚饭了,在毛泽东的窑洞里,一张小旧木桌上摆着几碗“钱钱饭”;就是把黄豆和黑豆压扁了,放进些小米一起煮熟,再放上些盐拌着吃。
  毛泽东拌着辣椒下饭。因为在爸爸妈妈身边,小李讷很高兴,饭吃得特别香,话说得也特别多。
  李银桥到开在村上的大食堂去打饭吃了。小韩阿姨和毛泽东一家三口人一起吃饭。她见李讷满脸高兴的样子,心想:孩子离开爸爸妈妈快一年了,想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真难为了孩子啊!
  吃着饭,毛泽东的心情也特别好,对女儿说出的话有问必答,饭吃得也特别有滋有味。
  饭后,李银桥也返了回来。
  毛泽东对小韩阿姨说:“阿姨,今天李讷和我一起吃饭,吃就吃了,以后你就带她到大食堂去用饭吧。”
  小韩阿姨听了一怔,心想大食堂的饭做得太粗糙了!一天两顿盐水煮黑豆,连豆皮都不除掉,实在不适合孩子吃,便对毛泽东说:“我们大人去大食堂吃饭是应该的。现在条件艰苦些,大人吃粗粮还不容易消化呢,孩子怎么行啊?还是让李讷和爸爸妈妈一起吃吧。”
  “应该到大食堂去。”毛泽东坚持说,“现在条件是差些,但也比岸英、岸青他们小时候好多了。”
  “李讷身体弱些,又是女孩子,还是在您身边一起吃吧!”小韩阿姨不理解毛泽东的用意,依然坚持说,“孩子刚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吃饭,心情会好,饭也能吃得多。”
  毛泽东不以为然,耐心地向小韩阿姨解释道:“阿姨啊,不要以为我毛泽东的孩子就特殊,从小就不要灌输她这种思想。要教育我的孩子和老百姓的孩子一样么,不能教育孩子从小就打着我的招牌享受特殊待遇。”
  小韩阿姨没办法了,只得用目光向站在一旁的李银桥求援;李银桥便用目光征询江青出面表态,在这种情况下,江青大概也不敢公开出面明确表态,只是用眼神表明了自己同意孩子留下来一起吃饭的意思。
  李银桥开口说话了:“主席,孩子还小呢,还是让她和你们一起吃吧!”

  “不可以!”毛泽东吸着了一支烟,不容置辩地说,“陕北老乡的娃娃吃粗粮一样长得壮。”然后又将大手一挥,面对李银桥和小韩阿姨说,“就这样吧,这件事不要再讲了,我说过的话是要算数的。小韩阿姨,李讷交给你了,请费心教孩子认字去吧。”
  大家都不做声了。小韩阿姨感到,毛泽东对孩子的要求可真严格啊!
  就这样,来到神泉堡的第二天,小韩阿姨便带着李讷去开在村上的大食堂吃集体饭了。
  小李讷虽说只有7岁,但很懂事。每到开饭的时候,她也像战士们一样,自己拿着小碗,打一碗粗饭、一份煮菜,蹲在地上和大家一起吃。一连几天,天天吃黑豆饭,小李讷从没叫过一声苦,也没说过一句“不好吃”或“不想吃”的话。
  一天中午,毛泽东也来大食堂陪女儿一起吃饭了。
  在窑洞前的场坪上,大家给毛泽东和李讷闪出了一小块空地,让他们父女俩蹲在一起吃饭。
  这时,警卫排的朱老士走了过来。他是本乡本土在延安参军的陕北人,由于水质和食物造成的原因,他的牙齿有点黑。毛泽东见了,对朱老士开玩笑说:“朱老士同志,你的牙齿怎么这样黑呀?是不是吃黑豆吃的呀?”
  在场的人一听都笑了,朱老士笑得喷了饭,毛泽东自己也笑了,唯独李讷听了没有笑,小韩阿姨见到孩子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便立刻收敛了自己的笑容……
  下午,小韩阿姨在窑洞外的阳光下教李讷写字,发现孩子总是眨巴着眼睛悄悄地用舌头舔吮自己的牙齿。整整一个下午,孩子在窑洞前跑进跑出的不似前几天那样活泼了,有时还站到窑洞里的一面小镜子前,踮着脚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牙齿……
  孩子这是怎么了?难道来了陕北生活上不习惯?小韩阿姨有些纳闷,便悄悄问孩子:“李讷,你有什么心事吗?能不能告诉阿姨?”
  “没……”小李讷忽闪着两只大眼睛,摇着头表示什么也没想。
  晚上,在毛泽东和江青居住的窑洞里,小李讷终于跑到毛泽东的怀里,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爸爸,你看我的牙齿很黑吗?”
  毛泽东不明白孩子问话的意思,只是很感兴趣地逗她说:“乖娃娃,张嘴,张嘴让爸爸看看。”
  李讷颦蹙着眉头喃喃地说:“我也是天天吃黑豆……”说着,两只大眼睛投向了小韩阿姨和坐在大炕上的江青,又朝毛泽东张开嘴,露出了刚刚掉了两颗门牙的两排洁白的牙齿。
  毛泽东笑了,双手抱起女儿,拍打着她的后背说:“我的好娃娃,黑豆怎么能把牙齿吃黑呢?爸爸是跟叔叔开玩笑呢!黑豆是好东西,营养价值高,越吃牙齿长得越白越结实。”
  听了这话,小李讷扭头不去看妈妈,而是去看小韩阿姨;小韩阿姨点点头,表示毛泽东的话说得对,让孩子放心。
  小李讷这才咧开小嘴笑了。
  在陕北、在神泉堡,前委的工作人员在窑洞里都是睡大炕,小韩阿姨发现只有毛泽东睡门板。
  私下里,小韩阿姨悄悄地问李银桥:“李组长,主席为什么不睡大炕呢?”
  “他嫌大炕热,喜欢睡硬床板。”李银桥告诉说,“每次行军转移,我们一到地方总要先给老头子去借门板,大家都知道老头不喜欢睡热炕。”
  小韩阿姨不解地问道:“你们怎么对主席叫‘老头’?”
  李银桥解释说:“在主席身边的人,私下里都习惯了这样叫,显得亲近。”
  小韩阿姨点点头,又问:“老乡的门板好借吗?”
  “好借。”李银桥又说,“我还是跟你说‘主席’吧——主席睡觉也很困难,大家都希望他能睡个好觉;但每次行军一到驻地,他又总是先让我给他安排办公的地方,说是要‘先安阵地后安家’……”
  “你详细给我说说,好吗?”小韩阿姨央求道。
  “那我给你学学!”李银桥模仿着毛泽东的样子,学着毛泽东的湖南口音说,“银桥呀,我经常有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每次行军住到一个地方时,你们不要先给我安排睡觉的地方,而要先给我安排办公的地方;我要发电报,写东西,批文件。”
  小韩阿姨抿嘴笑了:“你学得还挺像呢!”
  “那当然!”李银桥得意地一扬脸,又说,“老乡的家里哪有什么条件办公啊?幸好,陕北老乡家的锅台都是用大块石板砌的,不像咱们安平老家的锅台是用坯或砖头砌的。你知道吧,用石板砌锅台,又光滑又平整;每到一个地方住下,我就先把号好的窑洞里的锅台用布一擦,然后摆上‘文房四宝’,再摆上《辞海》和《辞源》,主席就可以随时工作了!”
  说到这里,李银桥见小韩阿姨听得认真,便又自作聪明地问道:“你知道什么是‘文房四宝’吗?”
  “就是笔墨纸砚!”小韩阿姨脱口而出,“我也见过主席窑洞里摆着的《辞海》和《辞源》!”
  李银桥翻翻眼皮又说:“那你也只是见过!原先老头——嗨,原先主席行军时,都有专用的牲口为他驮书和文件,那些书要包装打捆的可费事呢!我干脆把四大本《辞海》和《辞源》都打在我的背包里,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保证及时拿出来供主席办公用。”
  “背那么多书,你不嫌它沉吗?”小韩阿姨又问。
  “沉什么!”李银桥信心十足地说,“为了解放全中国,我还要背着它们打到南京去呢!”
  “那可真辛苦你了!”小韩阿姨诚心诚意地称赞说。

  “我这点儿辛苦算什么!”李银桥在同乡面前,话越说越多,“咱们毛主席和周副主席那才叫辛苦呢!只要一到地方,周副主席总是马上到主席这边来,两个人一起商量工作、批文件、拟电报稿。他们俩常坐在锅台边的土墩上、或者小板凳上,还有任弼时同志,一研究起工作来就把别的什么都忘了!主席都是50多岁的人了,周副主席也只比毛主席小5岁,他们那么大岁数,行军不比人们少走一步路;到了地方大家都休息了,他们还要工作。你知道吧,当领导的比我们更累、更辛苦呢!”
  小韩阿姨越听越爱听,越听越认真:“你不是跟过周副主席吗?”
  “组织决定,让我跟谁就跟谁,反正都是革命工作。”李银桥以卫士组长的身份说,“我跟周副主席的时候,周副主席对我可好了!周副主席是个很细心的人,天凉了还在毛主席坐的小凳子上垫件棉袄,他自己就坐在光木墩上,用膝盖当办公桌批文件。再说咱们毛主席,人虽在陕北,可他心里装着东北、华北、华南、华中、华东、晋西、晋南、晋西北、豫苏皖……”
  “你说毛主席心中装着全中国不就得了!”小韩阿姨“咯咯”地笑起来,“看你还能说出多少地方?”
  “哎——”李银桥自我神气地说,“毛主席心里就是装着全中国,装着全局!这我比你清楚,每个战场上的解放军部队,都是咱毛主席在指挥着打仗呢!”
  两个人正说着,李讷跑过来了:“小韩阿姨,我的作业写完了!”
  “好乖,我去给你看看!”小韩阿姨抱起小李讷,又对李银桥说了几句,“谢谢李组长讲了这么多,今天不说了,我给孩子看作业去;还有,以后你别叫我阿姨,就叫我韩桂馨吧!”
  “行!”李银桥也说,“那你以后也别叫我组长,就叫我银桥吧!”
  韩桂馨抱着李讷高高兴兴地走了,李银桥也心情舒畅地去找毛泽东了。
  一天晚上,韩桂馨带着李讷正准备上大炕睡觉,忽然听到窑洞外边有争吵的声音。声音虽说不算大,但也能听得出是老乡和警卫人员在为什么事而争执……
  韩桂馨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安排好李讷先在大炕上躺下,自己走了出去,才知道是老乡为了腌咸菜的事:
  这位老乡是毛泽东的房东,在窑洞的院子里腌了两大缸咸菜,他说菜刚腌进缸里没几天,晚上要来搅一搅缸,把缸里的菜翻腾翻腾;如果不及时来搅搅缸,不要说菜腌不好,恐怕还会全烂了。
  负责毛泽东住处安全的警卫解释说:“首长正在办公,你进去搅菜缸,会影响了首长的工作;请你明天白天再来吧,搅缸也不在乎非得今儿晚上!”
  这时李银桥也从毛泽东住的窑洞里走了出来,韩桂馨便上前去说了眼前的情况,并向李银桥建议:“毛主席住在这里,最好别让老乡进去,要不保卫工作也不好做。”
  还没等李银桥表态,毛泽东披着件补丁棉袄走出了窑洞:“发生了么事呀?”
  李银桥立刻上前报告了情况,韩桂馨和警卫人员都没有想到毛泽东立刻表态说:“不要因为我影响了老乡的生活。人家把窑洞让给我们住,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房东搅搅菜缸还不应该吗?告诉那位老乡,他愿来就来!”

  毛泽东回窑洞去了。
  警卫人员看看李银桥和韩桂馨,见两个人都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去通知那位还站在院子外边的房东老乡了。
  韩桂馨回到自己住的窑洞里,见李讷已经睡着了,便在煤油灯下给孩子看起了作业。
  作业是韩桂馨凭着自己的文化水平,再加上能看到的报纸和书籍,从中挑选出一些简单的字、词,先教李讷认字。李讷首先学的一些字是“人民”、“群众”、“革命”、“战士”等,还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的名字,再有就是“江青”和孩子自己的名字“李讷”;为了能够做到系统教学,韩桂馨由浅入深地自己编写了一套识字卡片,有的字表示的是自然事物,如“日、月、风、云”等,有的字表示的是日常接触到的一些事物,如“铅笔、地图、土地、学习、生产”等,再有的字就是表示社会常识中的一些词语,如“工厂、农村、学校、军队、大小、人口”等……
  给李讷看完作业,韩桂馨走出窑洞想去院子里的厕所,听到隔间窑洞里的毛泽东还和那位房东老乡拉家常呢!
  第二天,毛泽东带着李银桥和几名警卫步行去葭县县城。
  此时正是深秋时节。
  毛泽东一行人走在路上,见到路两旁的枣树林立,满树红艳艳的大枣挂在枝头,秋风一吹,有些熟透了的枣子就落在地上了。
  李银桥深知不能捡吃掉在地上的枣,偏偏警卫人员中有名新战士走在人后,顺便从路边捡了几个枣,边吃边紧走几步,对跟在毛泽东身后的李银桥说:“组长,俺早就听说黄河边上的枣核小肉厚,又脆又甜,果然不假……”
  还没等李银桥发话,毛泽东已经转过头来批评说:“怎么,你还带头违犯群众纪律?”
  新战士急忙解释说:“这是从地上捡的。”
  “地上的枣子是哪里来的呀?”毛泽东边走边说,“枣子熟了,当然要掉到地上,总不会往天上飞么!”
  新战士一听,赶紧把拿在手上的大枣扔向路边,又一名警卫有些想不通地说:“枣子掉在路上,踩坏了怪可惜的,还不如吃了好。”
  毛泽东认真地对他身边的人说:“踩坏了可惜,你把它捡起来放到树下去不就踩不到了么;再者讲,老乡见你吃枣子,可不晓得你是捡的还是摘的,会有意见哩!”
  毛泽东这样一讲,使几个人都明白了道理,便一起将掉在沿途的枣子都捡了起来,堆放到路边的枣树下。
  毛泽东高兴了:“这就对了么!我们要时刻牢记着,我们是伟大的人民解放军,解放军是有严格纪律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要认真做到。你们都是我身边的人,不仅要严格要求别人,更要严格要求自己,‘正人先正己’,事情就好办了。”

 

    摘自传记文学《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