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军旗下成长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李家坪慈父接女 行軍路江青贈衣  

2010-02-24 19:24:48|  分类: 说不尽的毛泽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家坪慈父接女 行軍路江青贈衣 - 军中一卒 - 在军旗下成长

李家坪慈父接女 行军路江青赠衣

(说不尽的毛泽东)

 

  送江青去河东接李讷回到神泉堡的第三天,毛泽东收到了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和副司令员粟裕从豫苏皖地区发来的电报:
  1947年9月下旬,陈毅与粟裕按着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率外线兵团跨越陇海路开辟豫苏皖地区,经过一个月的连续作战,攻克县城24座,歼敌10000余人,基本上摧毁了国民党反动派在豫苏皖地区的反动统治,与挺进大别山的刘邓大军、进击黄河南岸的陈谢大军在中原构成了“品”字形的有利态势,目前正以相对的优势兵力,集中扫灭残余的敌军,以巩固刚刚开辟的豫苏皖地区……
  10月22日,华北野战军司令员聂荣臻来电,向毛泽东报告了华北野战军于10月11日展开的清风店战役胜利结束,使晋察冀地区敌我态势发生了明显有利于我军的巨大变化。
  毛泽东向陈粟大军发去了贺电,又代表中央军委复电聂荣臻予以表扬,同时命令华北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乘胜进行攻坚战,全力攻打华北重镇石家庄。
  在这之后,毛泽东带着从外线不断传来的胜利消息,又带人来到了南河底村,继续进行农村社会调查工作。
  一天上午,毛泽东很高兴地通知李银桥:“这里的工作结束了,大家都回神泉堡去;你先叫上几个人,跟我去一趟李家坪,江青同志接娃娃过河西来了!”
  在去李家坪的路上,毛泽东的手上依然拿了他那根柳木棍,脚步走得很急、很稳;李银桥知道毛泽东心里高兴、想着尽早一步见到女儿李讷,便和毛泽东一起加快了脚步赶路,随行的警卫人员也都兴高采烈地同毛泽东一起奔向李家坪……
  李银桥也很想早一些见到毛泽东的小女儿呢!
  中午时分,毛泽东和江青几乎同时到达了李家坪。
  毛泽东一家三人团聚了。
  “爸爸——”小李讷叫喊着,张开两只小胳膊像只小蝴蝶似的扑向毛泽东,“爸爸——”
  毛泽东高兴地笑着,将手中的柳木棍扔给了李银桥,随即一把抱起女儿高高地举过自己的头顶,然后在女儿的小脸蛋上亲着,用大手轻轻地拍打着女儿的后背,口中亲昵地连声叫着:“我的娃娃,好娃娃,大娃娃,爸爸真想你呦!”
  毛泽东全然不在意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们在场,已是全身心地陶醉在与女儿重逢的喜悦中了!
  年仅7岁的小李讷活泼可爱,黑亮的头发,漂亮的大眼睛,圆圆的脸蛋,特别是她那同毛泽东一样宽阔的前额,透着一种聪明与颖慧。
  更让李银桥和所有在场的警卫人员没有想到的是,小李讷也像毛泽东那样俏皮,在她爸爸的怀里撒着娇,嘴里不停地叫着:“小爸爸,乖爸爸,我天天想爸爸……”

  这时的江青穿着一身裁剪得很合适的灰布军装,她见自己此行竟为丈夫和女儿带来这么大的喜悦,也很高兴,便满面春风地招呼女儿:“乖娃娃,快从爸爸身上下来,给爸爸和叔叔们表演个节目!”
  小李讷从毛泽东的怀里跳到地上,毫无拘束地摆好架势,像是站在舞台上一样,首先来了个云手、亮相;见到李银桥手上拿着一根柳木棍,便跑去一把抓在了自己的小手中,然后重新摆了架势,把木棍当成戏剧中的道具——船舵,一本正经地为大家唱起了京剧《打渔杀家》中萧桂英的唱段……
  声音是那么稚嫩、那么清脆,虽说是清唱,但唱得有板有眼、音正腔圆;李银桥和在场的工作人员与警卫战士们一起拍响了巴掌,为孩子的天真表演叫好助兴。
  这时李银桥注意到,毛泽东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花,只是控制着没有让它流淌出来……
  小李讷一唱完,先是向毛泽东和在场的人们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又跑到李银桥面前很有礼貌地送还了柳木棍:“谢谢叔叔!”然后才亮着大眼睛跑到毛泽东怀里又亲又叫起来,“小爸爸,乖爸爸,我好想你呢!”
  李讷搂着毛泽东的脖子,小手拍打着毛泽东的后颈,笑着亲着毛泽东的脸颊撒起娇来。
  毛泽东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不身份了,在众人面前再一次抱起了女儿,高高地举在空中,向上抛一下,掂了掂笑不拢嘴的女儿,在女儿的小脸上亲着:“大娃娃,乖娃娃,可想坏爸爸了!”
  这时,一直站在江青身边的一位穿军装的年轻姑娘走上前制止李讷:“李讷,不能对爸爸这样;在叔叔们面前,对爸爸要讲礼貌。”
  毛泽东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很开心地说:“大娃娃就是大娃娃,小爸爸就是小爸爸;我们家里的主席是大娃娃,又是小爸爸。”说完又问怀中的李讷,“大娃娃,你哪里想爸爸呀?”
  李讷的小手指向自己的脑门:“这儿想!”
  毛泽东笑着又问:“还有哪儿想?”
  李讷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这儿想!”
  毛泽东笑着继续问:“还有哪儿想?”
  “嗯……”李讷的小手犹豫着摆放到自己的脸蛋上,“这儿想……”
  “脸蛋怎么会想呀?”毛泽东故意问。
  “想叫爸爸亲我!”李讷笑着叫起来。
  “哈哈哈……”毛泽东开怀大笑,在女儿的小脸上甜甜地连着亲了好几下。
  李银桥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深深地感动着——这毕竟是在战场啊!
  这时,江青招呼李讷:“乖女儿,快过来,让爸爸休息一下吧!”
  江青身边的那位穿军装的姑娘也招呼李讷:“李讷,到阿姨这里来。”
  毛泽东转过身去对那位年轻的女军人说:“我知道要调来一位新阿姨,你……”
  “她是新来的小韩阿姨!”小李讷嘴快,抢先向毛泽东做了介绍。
  毛泽东伸出他那温暖的大手去同负责照顾自己女儿的阿姨握手:“阿姨,欢迎你。”

  “……”年轻的阿姨双手紧握着毛泽东的手,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笑着掉眼泪。
  “你来这里,我们都高兴。”毛泽东对她说,“我工作很忙,家里的具体事,阿姨就帮忙了。我们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的。”
  “小韩阿姨可好了,一来就教我写字!”李讷抢着毛泽东的话说。
  “很好么!”毛泽东接着又向新来的阿姨问道,“你愿意到我这里来工作吗?”
  李银桥在一旁心想:得,自己来时就遇上了毛泽东提出的这个问题,看这位新来的小韩阿姨是如何回答吧……
  没想到这位年轻姑娘的回答竟令李银桥很佩服:“主席要考虑党和国家的大事,身边的一些具体事情就不用操心了,我能帮助主席做一些事,可以使主席更好地为人民办大事,我愿意在主席身边工作。”
  毛泽东听了很高兴,夸奖说:“小韩阿姨讲话很有水平么,你读过书吧?”
  小韩阿姨回答:“上过高小。”
  “很好么!”毛泽东称赞说,“是个女秀才哩!你家是哪里的呀?”
  小韩阿姨应声答道:“河北安平县。”
  “银桥,是你的老乡哩!”毛泽东转身向李银桥招了招手,李银桥腼腆地走了过来,毛泽东向阿姨介绍说,“小韩阿姨,他是我的卫士组组长,叫李银桥,也是安平县人。你们都到我这里来工作,这也叫缘分,你们握个手吧!”
  新来的小韩阿姨不好意思上前握手,李银桥的脸先红了,小韩阿姨的脸更红了。
  毛泽东笑笑说:“他也是党小组长,以后你就归他领导,有什么事多在一起商量。”然后又指指女儿李讷,“孩子就交给你了,今后你就是我们家里的人了。”
  小李讷立刻上前拉了小韩阿姨的手:“我可喜欢小韩阿姨了,我和小韩阿姨好!”
  就这样,李银桥认识了小韩阿姨,知道了她叫韩桂馨,老家是河北安平县北苏村,同自己是地地道道的老乡——两个人开始共同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
  毛泽东一家人在李家坪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带领众人离开了。
  在走向神泉堡的路上,小李讷像个小大人似的随着大家一起步行赶路,不让爸爸和叔叔们抱一下,也不让妈妈和小韩阿姨背一下,还一本正经地迈着步子和大人们比赛,看谁走得快……
  临近中午,大家走得又累又渴又饿,毛泽东命令人们在一个小村旁停下来休息,让大家吃过午饭再赶路。
  秋天的太阳照在人们身上,令大家感到浑身暖洋洋的,同时也引起了人们的倦意,一个个歇下来就不想再动了;唯独小李讷像是不知道累似的,站在向阳的坡地上,开始为大家唱歌:
  高楼万丈平地起,

  盘龙卧虎高山顶;
  边区的太阳红又红,
  边区的太阳红又红,

  咱们的领袖毛泽东,
  毛泽东……
  大人们都感到很累了,却被一个孩子的歌唱鼓起了很大的劲头儿;大家看着小李讷那白净净的脸蛋上挂着的汗珠,都觉得真是难为孩子了,便一起热情地鼓起掌来。
  饭前,人们各自找地方歇歇脚;江青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挑选了几件衣服,拿给小韩阿姨说:“小韩阿姨,这些衣服都送给你穿。”
  “我有军衣。”小韩阿姨不肯要,“谢谢江青同志,这些衣服还是留着你自己穿吧……”
  “秋深了天凉,你一定要收下!”江青不依,坚持要小韩阿姨收下衣服,“你穿起来试试,让我看看合不合身。”
  小韩阿姨看着眼前的衣服——一件夹克航空服,一件列宁式上装,一条西式长裤。小韩阿姨再一次婉言辞谢说:“我从来没有穿过这种样式的衣服,怕不合适呢!”
  “老板说你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总要有几件像样的衣服嘛!”江青依然坚持要小韩阿姨试穿一下,“快穿起来我看看!”
  小韩阿姨只得穿了江青送给的衣服。江青见到小韩阿姨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便得意地围绕着小韩阿姨的身前身后看、上下打量着,嘴上不停地赞叹道:“很合身么!这些衣服我平时都舍不得穿,我要送给你,一定要送给你。李讷也交给你,我相信你会带好她。”
  小韩阿姨不能再坚持说不收了,但心中总隐隐地感到有些疑惑:自己从延安洛杉矶幼儿园调来毛泽东身边,是组织上交给的任务,照顾李讷是自己的工作;江青以她特有的身分,这样热情地对待自己,自己还真不好再说什么……
  “来,现在让我再给你理理发。”江青满面悦色地拿了一条毛巾圈在小韩阿姨的脖子上,随手又从自己的包袱里取出了一把剪刀,“小韩阿姨,你是椭圆脸,像你现在梳的这种直通通、齐刷刷的头发,就显得土里土气,应该修剪得有层次、稍短一些,才能显得符合自己的年龄,又文静又秀气呢!”
  江青一边不由分说地给小韩阿姨剪头发,一边讲城里的姑娘如何打扮,讲大上海的人们的现代生活方式,讲她自己在上海当演员时的舞台和电影艺术生涯;对于江青讲的这一切,小韩阿姨以前闻所未闻,现在听了觉得既新奇,又神秘,同时也感到自己是个农村出来的姑娘,对社会上的许多事情的确是孤陋寡闻……
  江青见小韩阿姨听得一副入神的样子,嘴角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小韩阿姨,老板和我把李讷就交给你了。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老像拖了块豆腐似的;前段时间形势紧张,整天行军打仗,只好送到后方去。现在形势好些了,老板也想女儿,我这才把她接回来。”江青一边为小韩阿姨修整着头发,一边说,“孩子爱闹扁桃腺炎,爱发烧;阿姨,你要对她多爱惜着点儿。”

  “请江青同志放心!”小韩阿姨诚恳地答应着,“我来时,军委卫生部的傅连副部长已经对我讲了,我会尽最大努力照顾好李讷的。”
  “我放心!”江青满意地笑了,“先用我的镜子照一照,看怎么样?是不是漂亮了?”
  给小韩阿姨剪好头发,江青把一面小镜子递给了小韩阿姨:“你自己看,完全变成一个城市姑娘了!”
  小韩阿姨拿着镜子瞟了一眼,立刻羞红了脸;但她从心底里也承认,江青确实会打扮人。
  吃过午饭,人们的精神好多了。
  小韩阿姨为了孩子的肠胃健康,促进食物消化吸收,便领着李讷在小村的边上转一转,两个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棵大枣树下。
  枣树很高很大,稀稀落落的树叶缝隙中,挂着密密麻麻的红枣,十分好看、诱人。
  树下,许多熟透了的枣子散落在地上;小韩阿姨仿佛回到了自己家乡北苏村的枣树旁,不由自主地拾起几个枣子用衣服擦干净,顺手递两个给李讷吃。
  这时,李银桥跟着毛泽东恰巧走了过来;见到小韩阿姨和李讷在吃枣,毛泽东很严肃地说:“你们怎么吃老乡的枣呢?我们有纪律,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
  小韩阿姨解释说:“这枣不是我们摘的,是掉在地上的,我们只是捡几个尝尝。”
  “你们在枣树底下吃枣,群众见了,怎么知道是摘的还是捡的呢!”毛泽东很认真地说,“这样做影响可不好啊,我们每个人都要自觉地遵守群众纪律。”
  李银桥见到小韩阿姨的脸红了起来,立刻向毛泽东承认了这样做不对,并且保证以后坚决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小李讷也低着头,偷眼看着毛泽东和李银桥,把手中仅有的一枚枣子悄悄地丢在了枣树的树干旁。
  “我们要做到‘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呢!”毛泽东笑了笑,带着李银桥转身离开了。
  下午,人们继续赶路。
  路上,勇敢好强的小李讷“趴哒趴哒”地迈着两条小腿,和大人们一起赶着脚步走;汗水从她的脸上直淌下来,人们纷纷要抱或背她走一段路,可她就是不让人背,不让人抱……
  走了一段路以后,小李讷越走越慢了,小韩阿姨试着用激将法对她说:“李讷,你想让爸爸妈妈和叔叔们落下我们吗?”
  “不!”李讷眨着两只大眼睛不甘落后地说。
  “那让阿姨背一下。”小韩阿姨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小李讷,“走一段路你再下地自己走。”
  小韩阿姨背着李讷快步走着,渐渐头上冒出了热汗,汗水顺着头发流进了脖子里;小韩阿姨感到脖子里痒痒的,便不由自主地扭动了一下脖子;小李讷感觉到了,立刻伸出她那软绵绵、热乎乎的小手,轻轻地为小韩阿姨擦脖子和脸上的汗。
  “阿姨,”李讷伏在小韩阿姨的背上,悄悄地对着小韩阿姨的后耳根说,“我长大了一定背你行军打仗。”
  听了这句话,小韩阿姨的眼睛湿润了……

 

    摘自传记文学《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